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談瑞典兩性關係

2016/2/8 — 12:04

【文:雲吉】

北歐國家被視為推動兩性平等的先鋒。冰島、芬蘭、挪威及瑞典在World Economic Forum的Global Gender Gap Report 2013列首四位。在瑞典,或至少在筆者交流的大學中,當地人都認同性別平等是當地一大重要議題。對於LGBT相關議題認識不深,今次就集中講傳統的家庭中的男女平等。

瑞典家庭法指明夫妻相方要共同承擔對於家庭財政及家務的責任,可以理解為「男女一齊主外、男女一齊主內」。「一齊主外」,即職場不因性別而歧視員工,使兩性能自由平等地參與有薪工作。這原則上是在實行的(不過都有唔少問題,值得再起一文),並已獲社會普遍接納。「一齊主內」的想法就在發展中。例如說九十年代通過的daddy quota,就是逼爸爸們使用有薪育嬰假期的一部份,否則就不能領取津貼。近年有方案提出逼使父親和母親平均分擔育嬰假期,但因被質疑過度侵犯家庭內務自由而被否決。

廣告

「男女一齊主外、男女一齊主內」乍聽之下是很理想,但背後的理念不無爭議。首先是兩性到底是否有根本不同?這個講到爛的問題,今日瑞典的立場就是沒有,至少對於人在職場-家務的平衡上,性別不應該是考慮因素。在生物學角度來說,男女明顯有根本不同(性徵),但亦有人認為這不代表甚麼,例如Gloria Steinem曾說過:There are really not many jobs that actually require a penis or a vagina, and all the other occupations should be open to everyone. (只有很少工作需要用到陰莖或陰道,其他工作就應該公開予所有人。)

但值得想的是,在世界各地,育嬰、家務等等無薪工作仍然被視為女性「天職」。再者,如果說兩性平等的想法真的深入民心,就不用daddy quota來「逼」父親投放更多時間在無薪工作上了。其實傳統的性別差異想法也不無根據的。第一,精子較卵子容易製造;第二,女人by definition就是負責懷孕的一方。由此指向男性的生育成本較女人低,生育成就是「越多越好」;相反女人生育成本高,對配偶較為揀擇。這種基本的兩性衝突造就了男人互相(為女性)競爭,透過獵食供給證明自己的能力,也是「男主外、女主內」的原型。

廣告

筆者愚見就是「男主外、女主內」的確是「自然」的模式,但不一定昰「好」的模式。人現在生活的社會充斥着「平等」、「博愛」等與動物本能格格不入的理想化價值觀,所謂「自然」不能說是「好」或者「不好」的理據。所以在兩性是否有根本不同的問題之上,或者沒有絕對對錯,最重要是社會要有共識。瑞典暫時的共識就是沒有。可惜就是工業化之後家庭與工作分隔漸大,有薪工作與無薪工作難以由一個人並擔,夫妻的經濟自由又被牽扯當中,以致與「自然」模式起衝突的不只是平等的理想,還有實際在資本社會生活的問題。

另外就是上文提及的,政府倡導的平等與家庭內務自由的衝突。雖然瑞典政府近年不斷向右傾,但比起香港、美國、日本等地仍有明顯的社會主義傾向。人民較為習慣政府干預,亦都有種同在一屋簷下的互助精神。由daddy quota反映出的平等概念到政府主導一事都有濃烈左翼味道;換轉在香港實行的話,政府肯定被打為「左膠」、「共狗」。

此處並非指責香港人亂放標籤,不。而是想指出,同樣的政策在不同的社會有不同的好壞,其可行性也不同。例如說瑞典的「習慣政府干預」很大程度建基於民主制度的確立,以及以往在政府領導下國家取得的成功。「同在一屋簷下的互助精神」就建基於不大的貧富差距(所以劃一福利也可以左而不膠)。這些歷史因素使左翼政策如daddy quota取得成功,甚至國際美譽。但在香港就未必。由此引申,如果香港想要實行類似的兩性平等政策,需是整個社會政治制度的變革。至於變革是好是壞,都是有待社會共識。

初到外地,容易覺得人地樣樣都好、香港樣樣都唔好。但只能說,香港很多困局在一男子及真・一籃子因素下互相交織而成,暫時未諗到點解開。

不過在性別平等方面,筆者覺得有些地方是香港可以學習,不涉政治意識型態的。例如說無性別廁所。當地廁所大多似香港的殘廁,廁格內有齊馬桶、洗手台和鏡,無分男女。亦有較「低等」的廁所(如路邊公廁)洗手台和鏡如常在外,但馬桶格就都不分男女就是了。

 

作者簡介:九十後香港人,現於北歐某國當交流生。享受一個人發呆(思考)的時光,覺得時間能賜我靈感、IQ、創作力量同幻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