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談「醫生本位」的社會現象問題

2019/5/20 — 11:47

資料圖片:急症室(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急症室(政府圖片)

「你唔舒服?快啲睇醫生啦!」這一句平常到不行的說話,其實蘊藏一個前設,就是「唔舒服就一定要睇醫生」。大家到底有沒有想過,點解「唔舒服就一定要睇醫生」(希望你不只是想呃張醫生紙…)呢?醫生點解就會有這種「不可動搖」的權威?這種權威的設定,又如何千絲萬縷地影響著其他行業生態,甚至導致如今「病房淪陷」的日常情態?而,這種「醫生本位」的社會現象(因為我不知道有沒有一個 jargon 去形容這個現象就是了,唯有自己作一個),又有沒有可能改變?

專職醫療行業與醫生的長期糾結

首先,其實除了「醫生」可以醫人之外,如果有到過醫院的人,一定在水牌中見過「聽力學家、臨牀心理學家、營養師、職業治療師、視光師、視覺矯正師、物理治療師、足病診療師、義肢矯形師、言語治療師、藥劑師、配藥員、放射技師、醫療化驗師…」等人。他們在各個專業上,都有各自的訓練與要求,甚至比醫生更清楚該科目中的診治/復康方法。

廣告

不少這些專職醫療行業已有表達過,某些發展相對較成熟的行業已經可做到行業自我規管,但現時的輔助醫療系統中,卻要求所有 cases 須經醫生轉介。一方面,輔助醫療系統中,所有專職醫療行業仍然受醫生管轄,導致外行人管內行人。長久之下,醫生的權威性越發不能質疑,而此消彼長下,亦削弱了其他專職醫療行業的專業性與專業自主。

簡單而言,其實專職醫療行業(例:物理治療師)可以判斷得到病人的需要,但因條例規定,無論如何都要由醫生專介(所以無論如何,醫生先撈一筆啊)。而結果病人有乜事,又是問「醫生點講點睇?!」根本就信不過其他專職醫療行業的專業(但拜託,別人也是一門專業啦好不好?)

廣告

基層醫療與家庭醫生制度

另一方面,香港的基層醫療(Primary Health Care)和家庭醫生的架構亦是做得十.分.之.差。基本上,大家不管是小小頭暈身㷫定嚴重到即時有生命危險,無錢往私家者竟全部湧往公立醫院急症。結果就是,急症室個「急症」二字形同虛設,那些「急症」竟然可以等 12 個鐘都無死到,咁都算急?!其實一些簡單的病痛,如果護士姑娘/藥劑師有權開最前線的藥物,再嚴重少少就去睇番家庭醫生(連醫學界自己都講咗好多次,病歷好多時是決定開藥的重要考慮,咁點解唔大推家庭醫生制度呢?),真是危急存亡之秋先去急症的啦好不好…!

另外,就是大家對「預防勝於治療」呢句嘢,完全是得個講字。其實如果工作壓力減少/搞好精神健康/多做運動/改變飲食習慣/甚至識用一些較原始的方法(例:香薰治療)去舒緩個人較輕微的身體情況與問題,睇醫生的機率根本是大大降低。

總結最後,我的結論是,為何所有醫於醫療的問題必定要經醫生之手?答案很簡單(陰謀論點去想),就是權威、利益與地盤啊。只要事事都要經我手同意/批准,這就是一個權力須利益的控制,權威的下放自然影響整個業界真金白銀的利益(即地盤的大小)。我不意指所有醫生都這樣想(相信大部分醫生都想整個醫療系統能徹頭徹尾地改革吧?),但早前醫委會在上個月就豁免海外專科醫生評核期過唔到投票一事,便能窺見醫學界有部分人,的確有存著這樣的心態。

而作為市民的我們,可以點做?首先,唔係唔信醫生,而是事實是唔好一病就立刻去急症,至少試下成藥/再試其他方法(如尋求專職醫療行業意見)/再睇家庭醫生。記住一點,急症個「急」字係解「好急」咁解,唔好幾聲咳又去睇急症啦 OK?另一方面,就是年年/隔年做身體檢查,預防勝於治療。最後就是唔好逼得自己太緊,唔好當返工是你條命,精神緊張都是導致疾病叢生的因素之一(當然,起香港仲要面對個智障政府,我知是難,唯有「迎難而上」~)。

當然,最後載番個頭盔先,而家地球人已經去到一個階段,感冒都可以死人,病向淺中醫亦是真實。所以你真是覺得自己唔掂嘅,咪去睇醫生囉!唔好勉強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