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九大隊隨筆

2017/1/24 — 14:54

光輝歲月製圖

光輝歲月製圖

1941年12月25日,英軍投降。東江縱隊港九大隊於42年3月成立,目的是加強華南的保衛、民運、統戰、情報和抗日宣傳。

在保衛方面,與東江縱隊一樣,港九大隊亦分為長短槍隊和海上隊。由於縱隊是民兵,人數少(華南游擊隊2萬8、東江縱隊1萬1、港九大隊1千)武器差,因此只可以打小仗不打硬仗,儘管亦有小型的抗撃突襲戰役如大亞灣大鵬灣海上游擊戰,但不應跟正規軍和其戰績相比。而就是因為日軍軍事活動經常受到擾亂和破壞,日軍才多次派兵掃蕩。

民兵的力量與資源是來源自民眾力量。透過群眾賦予的支緩,清剿土匪、保衛家園、瓦解日軍和頑軍軍事活動,盡管戰績並不突出,但肩負著這樣的任務,港九大隊算不算保家衛國?相反,英國是為國家和殖民地利益、國際聲譽和義務而守衛香港,遑論當初英國只是在於威懾日本而要求加拿大出兵以守衛作為前哨的香港,以及只視派兵為配合威懾動作的無辜加軍,他們來港根本就連與日軍真正開戰的心理準備也沒有。大家本來殊途同歸而不悖,當現今捍衛本土的卻只為身抱炸彈犧牲的軍士長Osborn,或為軍犬Gander中士被炸彈炸死而惋惜,其實也不妨放下扣帽的頑習,由近至遠,了解一下本來就出生在荃灣、粉嶺、元朗、西貢等地,過一年就少一個的港九大隊隊員的抗戰故事。

廣告

坊間有關港九大隊的書藉不少,當中有很多激情的口述史,現處太平盛世的我們,當然難以理解當時那份國難當前的情感。除了香港博物館出版的《香港抗戰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另有一個比較全面的資料來源,就是邱逸博士的研究。邱博士不但有講述英軍的《圍城苦戰:保衛香港十八天》(當然鄺智文博士的不能不讀),還有講述大隊的《戰鬥在香港:抗日老兵的口述故事》,與及能夠與我們拉近距離的《保護香港的人 - 抗日老兵的口述歷史講座》,可供有興趣人士了解。

當然,口述歷史雖為直接史料但不可盡信,既然如此,英軍的日記和報告,又是否一定不含水份?

廣告

 

文:梁曉遴

光輝歲月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