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人的英語學習心態

2015/11/11 — 9:54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總公司設在瑞典的英語教學機構英孚教育 (Education First) ,日前公佈了最新的全球「EF 英語能力指標 (EF-EPI) 」。嚴格上來說,這不是一單大新聞,但卻獲得幾份主流報章爭相報導,因為該報告指出,香港成年人的英語能力分數只有 52.70 ,在 70 個上榜國家之中只排在第 33 位,分數雖微升了 0.2 分,排名較去年卻下降了 2 級;跟其他上榜的亞洲國家和地區比較的話,本港則排名第 9 位,不但遠低於新加坡的 61.08 分,甚至比南韓和台灣低分,排在亞洲四小龍的榜尾。

獲英孚教育邀請出席記者會的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表示,香港在回歸後曾推行母語教學,「嚇死一代家長」,因而將子女送往英文學校、國際學校甚至海外升學。其他在傳統學校讀書的學生,則因操練導致厭惡或無信心拒絕學習,使社會出現「叻嘅越叻,越唔叻嘅越放棄」的現象。她又指香港欠缺學習英語環境,鼓勵港人在日常生活中多留意英文。

不同媒體的評論,都有籍此攻擊港府回歸後的教育改革政策,當中包括近期鬧得沸沸揚揚的全港性系統評估 (TSA) 。然而,不少人似乎忽略了一個更根本的事實,便是研究英孚教育這個 EF-EPI ,究竟有多大代表性。先說亞洲排名,香港低於新加坡,尚可同情地理解,畢竟新加坡是一個多種族國家,他們在日常生活上需要使用英語,水平比香港高,是意料中事。然而,當報告指香港排名比印尼和越南還要低,而且不是今年排名上比她們低,而是上年結果也一樣,這便有點匪夷所思。

廣告

我們再看看這個 EF-EPI 如何收集測試資料,便能明白這個測試有多大代表性。在英孚教育的官方網站中,她自己指出了這個英語測試的局限性。首先,由於該測試的受訪者屬自選自薦,「只有那些想要學習英語或對自身英語水平感到好奇的人才會參與這兩項測試」,因此未必「保證能夠代表所在國家的整體情況」,亦可能會令得分「對於該國人口普遍水平偏低或偏高」。

其次,由於該測試只是在網上進行,「無法使用網絡或不適應在線填寫系統的人將被自動排除在外」。在網絡覆蓋較低的國家,便有機會「將貧窮人群、受教育程度較低的人群和相對弱勢人群排除在外」,令得分偏高。換句話說,香港的整體英語水平未必比越南或印尼低,只是兩國的網絡覆蓋率較低,有興趣參與測試者則是教育和收入水平相對較高的人群,而出現類似的誤差。

廣告

當然,我們並無意全盤否定港人英語水平下跌的事實,正如上文也提到港人比新加坡英文差,有一定可信性。可是,若我們在未了解清楚 EF-EPI 的調查方法及其局限性,便動輒作出批評,便有妄加評論之嫌。以毛孟靜將英文水平下降,歸咎於回歸初期曾推行母語教學為例,測試中比香港高的日本、南韓和台灣,均是以母語教學,功課、操練和升學壓力也不比香港低,何解得分會比香港高?若 EF-EPI 本來便未能反映港人的整體英語水平,我們卻以此數據來批評港府某些教育措施,這又公允乎?

更弔詭的地方是,當大眾在批評學校的過分操練和過分壓力,有機會導致學生喪失學習興趣之時,我們卻妄顧了整個問題的根源,其實出現這個社會的學習心態。我們十分清楚,要提升學生的學習水平和動力,必須靠培育他們的學習興趣來推動,但與此同時,我們的社會卻一直以十分功利和現實的心態,去發展我們的教育事業。不諱言的說,輿論對這個英語水平的調查結果煞有介事,原因便是我們把英語看作一種「商業語言」,我們必須提升學生和港人整體的英語水平,以維持香港的「核心競爭力」。

從部份家長反對母語教學、花錢讓孩子讀國際學校、到海外升學、到學生補習上興趣班,再到學生的功課和升學壓力,以至家長出現「贏在起跑線」的心態背後,便是那種功利和現實的教學心態。當這個社會以功利的心態催谷學生,家長們熱情地摧毀孩子的學習熱情,另一邊卻只懂把責任推在政府或學校身上,政府又會因此想出各種花招來折騰學生,學習興趣從來沒有被提高,學生的學習心態也會變得功利。結果,其實只是一個惡性循環,沒完沒了。

原文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