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垃圾量不跌反升 同志仍須努力

2019/1/2 — 13:24

圖片來源:大嘥鬼 Facebook

圖片來源:大嘥鬼 Facebook

【文:朱漢強(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

環保署發放 2017 年的減廢成績單《都市固體廢物監察報告》,指出港人平均每日扔掉 1.45 公斤垃圾,是 1991 年以來的最高紀錄。環境局局長黃錦星 2013 年開出 2017 年 1 公斤的中期減廢期票,宣告無法兌現。

先別氣餒,以為香港人都是大嘥鬼,且留意以下圖表一高一低的走線(圖一)。這張圖描繪了 27 年來香港「都市固體廢物」及「家居廢物」的人均棄置量。前者包含家居、工商業廢物的總量,包括遊客等因素,再除以全港人口;後者只算上家居垃圾,更能顯示全港 250 多萬個家庭的減廢實況。

廣告

兩條線清楚顯示,人均家居垃圾量在千禧年達到高峰後,便開始持續下跌,並且在 2008 年往後的十年間保持平穩,反映政府公民減廢教育有一定成果。相反,工商業的線圖自 2011 年起拾級而上,棄置量在 2017 年累計增長了 14%。且把工、商、家居廢物量細分出來(圖二),讓大家更能理解工商業廢物的脫序增長,其中工業廢物在 2017 年,竟較 16 年大幅跳升兩成。

圖表來源:環保署

圖表來源:環保署

廣告

資料來源:《都市固體廢物監察報告》、* 2017 年數據來源:統計處

資料來源:《都市固體廢物監察報告》、* 2017 年數據來源:統計處

數字說明了,香港人的廢物挑戰源頭,與失控的工商業垃圾有密切關係。

黃錦星 2013 年發表《香港資源循環藍圖 2013-2022》,提出 2017 年把人均都市固體廢物棄置量降至 1 公斤的目標水平,並且提出以下手段:在基建和法令上包括,興建廚餘廠、淤泥處理廠、綠在區區,同時落實玻璃樽和四電一腦等生產者責任措施,並且透過大型公眾教育「惜食運動」,對應我城垃圾量佔最多的廚餘。

現實是,以上基建及政策措施悉數延遲施行;「惜食運動」在家居層面起著實質減量效果,但工商業廚餘量僅在 2015 年下跌後,隨後兩年累計回升 29%,再一次反映乏缺「棒子」的商界自願計劃,無從保證減廢成果。

如果說工商廢物失控,已經蠶食掉家居減量的成效,當局的減廢對策明顯沒有對症下藥,而自願計劃亦非良方;加上其他措施的大落後,2017 年減量注定落空。

屋漏偏逢連夜雨,中國 2017 年中宣布限制進口「洋垃圾」,進一步打擊本港粗放型、出口導向的回收產業。也因此,17 年本港回收率進一步跌至 32%,為 1999 年以來的新低。回收率下挫,意味扔掉的垃圾更多;而佔第二大廢物量的廢紙,去年棄置量便急增 13%。

工商界顯然沒有承擔減廢責任,但我也得提醒市民責無旁貸。香港家居人均垃圾量縱使保持平穩,仍較台北和首爾高出 40% 和 29%(立法會秘書處 2017 年 3 月文件《選定地方的家居廢物》),表示「同志仍須努力」。

黃錦星其實還定下 2022 年進一步減廢四成的長遠目標,意即四年後,人均都市固體廢物棄置量要減至 0.8 公斤的水平。在當下垃圾量不跌反升,要達致這個目標,難度更大。誠然,香港的垃圾增長已容不下我們放慢減廢腳步,當局應盡早落實以下措施:

一、廢物按量收費,遏止廢物增長;
二、推出中央收膠、廚餘回收及提供土地,完善回收配套;
三、加快落成環保園造紙廠和塑料再造設施,增加本地自主吸納廢品市場,減少依賴出口;
四、推出膠樽飲品容器等生產責任法規,讓污者負擔應有的減廢責任。

然而,香港過慣大花筒的消耗模式,即使悉數落實以上方案,最快也要在兩、三年後才能看到𥌓光。換言之,未來數年,我們仍難走得出廢物危機的困擾。

 

原刊於 2018 年 12 月 29 日《香港經濟日報》
綠惜地球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