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十二:「港大教授和學生是怎樣死的?」

2015/10/14 — 12:27

「每一所大學都是個有機體。因此他會吞噬,也會排泄,會打次噴、還會放屁。然而,當他得了絕症,面臨大限的時候,死亡的過程,是先從教授、學生開始,最後才是校舍、圍牆...」( 黃凡《大學之賊》 封面 )

「每一所大學都是個有機體。因此他會吞噬,也會排泄,會打次噴、還會放屁。然而,當他得了絕症,面臨大限的時候,死亡的過程,是先從教授、學生開始,最後才是校舍、圍牆...」( 黃凡《大學之賊》 封面 )

這是黃凡寫的「大學之賊」。喂!台灣朋友,我和你只是一面之緣,談的都是愛情與人生,為什麼你回到台灣竟然送給我這様的禮物,真的不知你是攞景還是贈興!放在枱面,幾天就像沒有看見,今天早上,我終於清清楚楚的看見了這本書在我書桌上,趕忙沖入廁所拜讀!去得份外舒暢。

昨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令到我今天一早起來,竟然能夠看見這本書的存在呢?昨天我們要開一個學生與老師的交流會叫 "Staff student consultative meeting" ,為了這個特別會議,我特別邀請請了Nise 和 L'attitude 同人親臨港大,呈獻她們的拿手 home- made organic products:

廣告

Focaccia 意大利香草包;Cinnamon Roll 肉桂卷;Walnut Banana Cake 合桃香蕉蛋糕;Ginger ale 薑汁汔水,超好味!誰知學生「唔識做」,食咗好嘢,還還是沒有說出教授們想聽到的話。幸好得到幾位教授指點,才漸漸走入正軌:自動收皮。

晚上上課,我見他們依然是有點抑鬱,於是為他們安排了一個聚焦小組/focus group,和一個觀察分析團隊 /reflecting team, 希望能譲他們說說對今次會議的意見,檢討一下大家共同經歷過的事情。因為保密的關係,所有會議內容當然都不能向外公佈。

廣告

不過,有一點真是不吐不快!學生提到他們自己的表現是跟「氣候」有關,說什麼自己能感受到一個地方的冷暖,warm or cold, 有些更離譜,自己明明遲到了,還說自己一踏入會場,便能夠感受到一個場合的「氣氛」,是歡迎他還是不歡迎他,是容許他還是不容許他表達自己的意見和感受;有一些更加嚇死人,you know what, 他們告訴我有一個東西叫「氣場」不知道是一幅牆的牆,還是一個遊樂場的場,他們說自己的感情、感受、學習進度都是跟這東西有關的, 越講越大,激死老師搵山拜。這些學生,遠道來港大讀碩士博士,原來也是精神病人。我只不過是「左眼見到鬼」,而他們竟然報稱自己有超自然感應能力,這種能力一向只是在我的小王子和很多小孩身上才能發現,哀哉港大!

「每一所大學都是個有機體。因此他會吞噬,也會排泄,會打次噴、還會放屁。然而,當他得了絕症,面臨大限的時候,死亡的過程,是先從教授、學生開始,最後才是校舍、圍牆...」(黃凡)

你知道教授和學生怎樣死的嗎?就讓我在「港大教授血淚史」一一告訴你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