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13 :「被暴力過的靈魂」

2015/10/16 — 11:12

"I’m over trying to find the 'adorable' way to state my opinion and still be likable! Fuck that. I don’t think I’ve ever worked for a man in charge who spent time contemplating what angle he should use to have his voice heard. It’s just heard."

Jennifer Lawrence 的公開言論, 給了我一點安慰。love u! 當一條佬 (特別是那些自以為自己是高你一級比你叻小小的poor guy) 覺得自己要表達一個意見的時候,他會用自己最方便最直接的方法, 一架坦克車直接摌過來:他只是要告訴你他對你的 judgement!

廣告

Jennifer Lawrence 說:「回頭看所有和我共事過的的楂fit人,從沒有一條佬會浪費時間去想想自己可以用什麼角度來說他們要說的話,他們的目的就只是要你聽到他的指示。他關心的是他自己的意見究竟有沒有被聽到。」回頭看我所共事過的男人,何嘗不是?

可憐我們這些看似堅強的女,當自己有一個意見想表達的時候,我們常常希望自己可以找到一種較為令人接受的方法才敢出句聲,我們希望一條會發聲的女,依然有人覺得她還是可敬可愛。死得喇!很多時我們只能靠神態、語氣、用詞,稍稍的發出心中的不滿。當我們想還拖的時候,我要用100種方式來壓抑自己的憤怒和失望,希望用嬉笑怒罵的方式,用溫婉的方式,用有智慧的方式來讓他們不會因為老羞成怒,一穫把你翹起。希望發現他們其實真的只是為你好。

廣告

蹂躪完你一輪,條佬還要跟你說:「請不要以為我是因為你是一個女人,我才這樣對你,其實無論你是一個男人,抑或一個女人,我都會這樣直接跟你說我的意見。」你想話男人蝦女人?冇呀!根本冇當過你係女人!他們也以為這個 footnote 就是他們gender sensitivity 的明證,哀哉港佬。

渡過了從影25年以來,被屈辱得最厲害的一天,沒有睡好一覺,飛車入嶺南,然後竟然來到曾健超被告襲警令雨傘運動中人覺得被侮辱到爆燈的一天,欲哭無涙,晚飯後,我用僅餘了一口氣,搭個的士、跑去買一件新衫。用一件新衫來拯救我被暴力過的靈魂。始終意難平。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