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14: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2015/10/17 — 23:18

他們在這樣的年代、這樣的環境決定結婚,我們在這樣的心境,決定暫時拋開種種困擾來參加一個美麗的婚禮,無論如何,都是好事。據說結婚是可以用來「沖喜」的,謝謝您們的心意和付出!

兩位教授嘉賓講者,妙語如珠。陳健民說到「婚姻內的公民抗命」,呂大樂從香港四代人談到潘生潘太之間的「代溝」,大家爭著說自己是怎樣的臣服在自己太太的威嚴之下,怎樣執行愛與和平的守則。婚姻中的男人,總是會用這一種自嘲來談論自己對婚姻的看法和感受來博取同情,男人的自嘲,其實幾無敵。比較少見的是一個真真正正的男人,用正面的方法來表達他們對關係的真實看法。

昨天接受Yahoo!網上雜誌的訪問,我還是忍不住花了很多時間表揚 Robert de Niro 在 Intern 一片中的表現,看得很開心因為很少有機會見到一個Super cute 的成熟男人,而不只是一個可愛的大男孩。並不是因為他是70歲,所以他是一個成熟的男人,而是他願意體恤一個女人的需要,無論她的需要看上去是怎麼 neurotic,他還是願意做一個以行動來令對方生活過得好一點的一個伴侶/拍檔/同事/朋友。

廣告

每一個女人都是一個Anne Hathaway, 都有一堆想清理的雜物,常常在她每日的生活中困擾着她,有很多人路過都假裝沒有見到,就算她開到口,又有誰會認認真真願意落手落腳去代為處理呢?這麼多年,我們都請過無數個 intern, N 個助手,又認識過很多條仔,能夠看見你覺得不順眼的一堆雜物的人絕無僅有。他們大都要清清楚楚的落了order才會慢呑吞的看到你的需要,見你日理萬機,一天沒有吃過什麼,會靜靜雞攝一個時間去買一個 chicken soup 等你有機會飲兩啖的人,幾乎不存在!更不要奢望他們在你需要的時候說得出安慰到到你的說話,這種能力,越來越難在男人身上找到!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Gone to graveyards everyone?!

如果 ..... 命運能選擇,希望各位姊妹都能夠嫁到一個男人,而不是一生都在照顧一個大男孩。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