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活出自己的命格」(上集)

2015/10/26 — 10:37

星期日下午和小梅去看「灼眼的白晨」。想不到這個演出就是我的治療。近日我一直在想:「為什麼雨傘運動之後,戰場會突然來到港大?我在這裏25年來,一向自由自在,暢所欲言,為什麼突然天地會變色,我每天的生活會變到這麼惶恐不安?」

我腦海中常常回顧近日每一件發生的「意外」,怎樣一步一步的「帶領」我到這𥚃?有些時候,我的確感覺到好像是有一種「外國勢力」一直在背後推動着。我相信這也是很多參與過雨傘運動的人的感受:是一場意外,也一好像是一個命運的呼召。

占卜術數塔羅紫微斗數,我都不懂得。但卻覺得這一切都有無比的吸引力。當我看到劇中人每個 年青人把自己的「命盤」開了出來,然後在大時代的衝擊下,在宇宙的氣場的某一種運行狀態中,他們即使苦苦掙扎,也不過是活出自己的命格,嘩!好驚。

廣告

劇中有條女,她也是那種「左眼看到鬼」的女。她一直在問:「我有這種能力,對我有什麼好處?」然後到有一天,當她接受了自己能夠看到別人看不見的東西,帶來很多痛苦,但這是她的命,如果她能接受了,或者就可以熬過去。演出後我們在討論:究竟這是一種與自己的「和好」,還是跟自己的命運,作出更深的糾纏?在會上我提出的這一點,其實就是我自己一直在掙扎的問題。

謝謝香港話劇團的邀請,讓我再戰黑盒劇場,首次看到文本與形體結合,原來可以是這樣,演後的座談,馮蔚衡, 小樺、導演甄抜濤和鄧暢為的分享,正是我一直期待聽到的安慰。我的命格跟時代、天地萬物就是這麼相連。

廣告

演出後才發現,原來其中兩位演員是「我係何式凝」的讀者,大家能夠在這個場合相認,也見證着一場緣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