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16:在父權陰暗的角落被打了一穫

2015/10/19 — 20:26

港大校長馬斐森

港大校長馬斐森

很多人在父權陰暗的角落都曾被狠狠的打過幾鑊。沒有人見到,只好自己哽哂。即使有一天這些場景能在TVB直播,譲70,000,000香港人看見,但那些運用私刑的人,依然可以受到保護,而他就要你仆係街。人生第一次,來到法院門外聲援。

有一些事情是你不能用嬉笑怒罵的態度來紀錄,因為有一些傷害上了身,實在不能用那種幽默感來處理。那一天晚上,我清楚的知道我是不能用過去一段日子寫「血涙史」的方式來寫今天的經歷,在我剛以為自己可以用「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的方式找到一點平衡的一刻,我突然發現原來有一種傷害,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我不能再假裝它不存在。有一種政治打壓,實實在在的影響着我的生活,令我恐懼,令我感受到威脅,令我明白如果我再不乖乖地,我就會「好快玩完」。這一個醒覺,令我決定昨晚留在辦公室,工作至凌晨,好等今天下午能和幾位文化監暴的成員來到東區法院門外聲援曾健超。

廣告

梅卓燕,你用了多少年的功力,才能把用一把雨傘掀起漫天飛雪?從未見過有人能把一匹布,是!真正的是「一匹」布變成這麼 stunningly beautiful 的華麗晚裝,而且你能carry 到在你身上,你還要邊跳邊變身,橫掃全場。我過去30年的功力,沒有讓我能夠去到這個境界,在我有生之年,我仍要以你為榜樣。我也有一把黃傘,一條長裙,我可以怎樣好好地跳一場舞呢?

Ken, 加油!今早在路上碰見校長,Peter, 你也要 keep calm and dance on!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