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校董:浸大學生停學 不符程序公義

2018/1/25 — 14:57

資料圖片:浸會大學

資料圖片:浸會大學

【文:陳家健(香港大學校董、香港領先研究所總監)】

浸大風波, 越演越烈。繼學生佔領語文中心、爆粗質問教職員後, 浸大校長錢大康宣佈學生會會長劉子頎和中醫學及生物醫學五年級生陳樂行被即時停學。

本人並非浸大持份者, 本不應就浸大事務說三道四。不過, 本人對程序公義的問題很有興趣, 故此特意查閱浸會大學的「學生紀律處理程序」(Student Disciplinary Procedures), 發現了幾個問題, 希望浸大校方澄清一下。

廣告

錢大康校長在1月24日傍晚發予浸大師生、校友的電郵中, 指出「學生輔導長(Director of Student Affairs)已引用《學生紀律處理程序》第10.1條,指令兩名學生暫時停學,即時生效,以待紀律委員會進行紀律程序。」

《學生紀律處理程序》第10.1條的原文是:

廣告

10. Temporary Suspension of the right to use certain facility from the University 暫停使用大學設施的權利

10.1    The DSA, Panel, or the Student Affairs Committee may, where it is satisfied that a student being accused of a charge poses (a) a danger to the safety of other members of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or (b) an ongoing threat of disrupting the proper functioning of the University, temporarily suspend the student and/or deny the student’s access to any facility or the whole campus, and/or other privileges and rights for which the student might otherwise be eligible until further notice.

「學生輔導長、紀律委員會或學生事務委員會,確信被指控的學生對校內其它成員的安全造成危險,或對學校的正常運作產生持續威脅,可暫時停止和拒絕該學生進入任何學校設施或校園,及其他相關的學生權限,直至另行通知。 」

由此可見, 浸大學生輔導長鄧裕南, 在作出引用10.1條決定的時候, 是確信劉子頎和陳樂行二人, 是對校內其他成員構成危險, 或會「持續威脅」大學的正常運作。問題是, 1月17日的佔領事件後, 1月23日浸大校方與學生會已舉行會議。根據浸大學生會的透露, 會面的成果良好, 校方已了解同學的訴求, 而學生會亦承諾會在大學的制度內, 爭取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既然如此, 為何鄧裕南仍然確信劉和陳二人, 會對校內人士構成危險呢? 又或者是會「持續威脅」大學的運作呢? 要留意, 10.1並非用於處理同學過去的犯錯, 而是用來避免影響校園的安寧。所以, 啟動10.1和同學在1月17日的佔領不應有關係。相反, 學生事務長必須確信兩名同學將會影響校園安寧, 才有理由啟動10.1。有關這一點, 希望鄧裕南輔導長能向公眾解釋他的看法, 和作出決定的根據。

10.1條可以說是《學生紀律處理程序》的尚方寶劍, 是用來應付嚴重性僅次於違反香港法例的行為。而啟動10.1的另一個不合理地方, 就是跳過了原本相當完善的紀律處理程序, 而且當事人亦沒有上訴的機會。

一般來說, 被投訴違反學生守則的學生, 會先由學生輔導長接見, 由學生輔導長決定處分。但學生輔導長在此階段無權決定學生停學(3.1條)。如果學生不滿意輔導長的決定, 則可向紀律委員會上訴, 召開小組聆訊。(3.3條) 在小組聆訊中, 學生有權邀請證人出席(6.4條), 而聆訊的過程亦會錄音以作紀錄(6.9條)。如果小組主席認同的話, 學生甚至有權知道投訴人的身份(6.2條)。

而更重要的, 是在正常程序之下, 有關學生停學的決定, 必須交由學生事務委員會批准, 並需咨詢相關的院長和系主任。(7.9條) 可見在條例的精神中, 學生停學是嚴重的處分, 必須由行政及學術兩方的專業人員認可, 才可以勒令學生停學。由學生輔導長一人決定學生停學的10.1條, 是在緊急情況下的「戒嚴條款」, 如非校園陷入重大混亂, 絕不可以輕易使用, 否則對被停學的學生非常不公平。即使要引用10.1, 也可以由學生事務委員會去做, 公信力要勝過學生輔導長個人。

總括而言, 鄧裕南輔導長應澄清:

為何跳過正常的紀律程序, 直接引用10.1條?

何以認為劉子頎和陳樂行, 會對校內其他成員構成危險, 或持續威脅校園正常運作?

為何不上呈學生事務委員會, 而以個人判斷啟動10.1條, 處分兩名學生停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