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牙醫學院性騷擾醜聞 女研究生指遭兼職導師摸手掃背 被投訴人再獲港大聘用

2019/5/7 — 20:06

香港大學牙醫學院爆出懷疑性騷擾醜聞,有港大牙醫學院女研究生周日 Facebook 專頁撰文,指控在就讀期間,被菲臘牙科醫院兼職的男講師藉故觸摸其手臂、肩膊及掃背,更以派利是為名,把利是「篤」其胸口。事主發現,校方在她離校後,竟再聘用該名講師。她經過仔細考量後決定公開事件,她對校方處事手法感到「震驚」及「被出賣」批評港大處理性騷擾事件手法,是將其他女學生安全置於險境,亦顯示港大輕視事件的嚴重性。

《立場新聞》嘗試聯絡事主,但暫未有回覆。港大發言人指,「香港大學有嚴謹程序處理平等機會事宜。我們留意到網上有關文章。事件已按既定程序處理中。」

事主於 2015 年 9 月至 2018 年 8 月在港大牙醫學院修讀研究生課程,期間受到當時在菲臘牙科醫院兼職的男講師 Dr. R 性騷擾,她以「不專業、騷擾性及不恰當」形容其行為。該名男講師是港大第一代牙醫,更曾任牙醫學院署理部門之首,曾在學院任教多年,甚至課程主任也曾為其學生。

廣告

她就讀期間,該男講師多次藉故觸摸其手臂、肩膊及掃背,被撥開後又會再次觸踫她,被質問時只笑起來,跟她說話時又色迷迷地地望著(leered)她胸部。該男講師在她入學首年時,在社交軟件 Snapchat 加她為朋友,在她表明不接受其交友請求後,他竟趁她幫助病人時,擅自拿她的手機接受邀請。一次他窺見一名同學手機上有張她穿比堅尼泳衣的照片,竟要求把相傳給他。

R 多次藉要給她看有關工作的照片而站近,更把手放在其肩上,即使她表明無興趣看,每次她掃開他的手時,他照舊再將手放上她的肩。一次她撥開他的手後,自行退開至窗邊,他上前又再度將手放到其肩上。

廣告

2016 年 11月,事主穿上黑色上班裙裝出席會議,隨後趕回菲臘牙科醫院上堂。R 行近事主後面,對她的衣著和妝容評論。此後,R 每星期都會開口問她,為何不穿裙工作,表示很喜歡她穿裙。2017 年 2 月農曆新年期間,當時她正為病人印模,手臂在她的胸口附近,R 以向她派利是為名,把利是置於她的手臂上,並用利是邊「篤」她的胸口; 其後發覺她的保護衣胸口並沒有口袋,他才把利是放在桌上。

事發後,事主曾於 Instagram 上就被性騷擾一事發聲,但只得 4 人把訊息分享出去,她遂要私信請求朋友,幫手在 Facebook 傳開。由於長期遭性騷擾,她常常感到無力,感到羞恥和怪責自己,事件導致她食不安寝,在校外遇上 R 時感到心跳氣促,會避入護士房甚至哭起來。「心底裡,我覺得自己是個失敗者,感到尷尬和失望,竟要求人去傳開我如何被性騷擾的事。」她在文中說。

涉事講師再獲聘用

隨後,她被告知校方外務部正跟進事年,並可能會聯絡她,最後無人跟她接觸。她親身聯絡港大平等機會事務處,處方曾稱事件已「升級」(escalateed)至學院層面,會在學院內部處理,結果同樣是沒有人接觸事主,「沒有向我拿取證言,又怎能稱得上進行了適當的調查或討論?」。

學院最終沒有再讓該涉事講師教她的課堂,因此事主沒有報警。不過她發現,港大在她離校後,重新聘用該名涉事講師。經過仔細考量後,她決定把事件公開,希望引起校園或工作場所性騷擾的關注。

她批評港大竟再聘用 R,是將其他女學生的安全置於險境,亦顯示港大輕視事件的嚴重性,她對港大的處事手法感到「震驚」及「被出賣」。她稱並非想復仇,而是想通過公開事件,糾正現時校方處理有關性騷擾事件的漏洞,不希望再有其他受害者。

翻查港大平等機會事務處政策,師生若懷疑遭性騷擾,可直接可透過平等機會主任、平等機會顧問,或直接向校長正式投訴。接獲投訴後,平等機會主任將就有關投訴,進行初步調查,以決定是否有表面證據成立,在接獲投訴後四周內,向校長提交初步調查報告。校長在接獲報告後,轉介歧視投訴委員會作全面調查、將事件轉介校外機構或不接受投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