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島區叮叮叫的公公婆婆

2016/4/26 — 17:04

光輝歲月〈天大日報〉製圖

光輝歲月〈天大日報〉製圖

近期聽說港鐵(是「港鐵」,不是「地鐵」,雖然有時還習慣用以前的名字稱呼之)又蘊釀要加價,「可加可減機制」就好似「人民民主专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步、无私与团结的执政集团」般得啖笑。尚幸住在港島區,仍有電車這種車費低廉平民化的公共交通工具,不失為一個既能省錢又可持之以行的日常抗爭方法抗衡港鐵霸權。

香港電車的車費有個特點:無論只搭乘一個站,還是從起點站坐到終站,車費都是一樣的,不用為了車程長短而機關算盡(但省下來的錢依然買不起一塊磚)— 只要你不介意電車走得慢,幾個「神沙」足以讓你走遍港島。

翻查資料,自1904年7月30日投入服務香港至今,百餘年間,車費只調整過十二次,其中一次居然還是減價(看,這才是真正的「可加可減機制」),也就是平均十年才加價一次,加得很慢。敝人出生的時候車費是成人$1.00、小童$0.50,到開始懂事有記憶時收成人$2.00、小童和長者$1.00,最新的車費則是成人$2.30、小童$1.20、長者$1.10;如果諸君仍記得麥當勞的「234」,再對比現時的食品定價,兩者的加價速度和加幅高下立見。

廣告

說來有點丟臉,敝人一旦離開了港島區,不時會迷路;想來,大概也跟電車有關。電車覆蓋港島大部分地區(除了南區和半山區),可以說是有人住的地方就有電車,因此港島人有一種獨特的方法認路和搵路 — 就是跟著電車走。迷路時,只要看到電車,就知道「大馬路」在附近;搵路時,港島人也常以電車沿線的物事幫助定位,或者乾脆約對方在電車站等。

電車與香港島的關係,大概類似新界西的輕鐵,是一個地區的象徵;身為一個土生土長的港島人,即使不是鐵路迷,多少也對電車有些特殊的情愫。汽車的響安往往帶著粗魯,電車的叮叮聲卻像一種溫馨提示。要我說的話,這些走路時會叮叮叫的公公婆婆,不單由細睇住自己長大,在「他們」無機質的「身軀」之下,總能帶給人一種親切感。

廣告

在生活節奏急促的香港,「叮叮」是一種潤滑油,也是港島人的小確幸。

文:烈風雨
圖:多利

光輝歲月〈天大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