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式英文

2018/8/27 — 9:24

公眾場所看到的告示,英文用字往往不夠水平,一直都一笑置之算了,因為英文對許多香港人來說始終是第二語言。但近來接二連三看到的,卻是不合格,而且是自以為是的不合格。看看以下:

 怎可以水自己飲水?怎可以人食人?再看:

廣告

怎可以不經人手自行安裝閉路電視?另外一例:

廣告

都是似通實不通的英文。常理上,這些告示牌性質屬長期而非短暫,要通過經理級人員才能公開。這反映了英文水平普遍的下降,對英文不再重視 (當然,不能排除當事人為了政治正確、抗拒外國勢力,而蓄意如此,那麼香港便更加可悲!)

政府收回東區海底隧道的專營權才不久,隧道內的廣播服務卻出現了頗大的變化。從車上收音機聽到的,再不是中英並重,而是只有廣東話和普通話,英語欠奉。這實在是一大退步,政府絕不是欠缺經費,操作上找懂說英語(我們不要求要字正腔圓)的員工也不應是難事。駕駛者如果因為不諳廣東話和普通話而生意外,或弄成死傷,政府要負上責任,值得嗎?

這些趨勢都是不好,對香港有害無益。

香港一直以來是國際城市,到訪的遊客數字逐年上升,宜居度排名不低,故程度上對英語有一定需求,我們不應該讓英文水平壞下去。

一直不明白為何香港不叫國際城市,而叫 Asia' s World City。後知後覺,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註] 才恍然大悟,原來政府隱而不發、諱莫如深的文化政策,是走香港 - 中國 - 世界三位一線這條路。此所以香港選取了 Asia' s World City 這般累贅的稱謂,而不是簡簡單單的 World City。

最後,Asia’s World City的中文稱謂究竟是什麼,作為香港人你知道嗎?


26-8-2018

[註] Eva Kit Wah Man, ‘Issue of contemporary art and aesthetics in Chinese context’, in The Trinity of Hong Kong – China – the World --- The Battle of Cultural Identities as a Form of Hegemony in Art in Post-colonial Hong Kong (since 1990s), Springer, 2015.

(原刊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