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珠澳人工島防波堤具備科學性、合理性、安全性?

2018/4/11 — 15:20

東人工島北岸的疑似防波提沖散現象,港珠澳大橋管理局稱是「按規範而隨機擺放」。(網上圖片)

東人工島北岸的疑似防波提沖散現象,港珠澳大橋管理局稱是「按規範而隨機擺放」。(網上圖片)

【文:abm chan】

路政署署長鍾錦華先生在4月8日到訪珠海的大橋管理局,視察港珠澳大橋人工島防波堤最新的情況。鍾署長在翌日見記者時表示,「經視察後認為防波堤具備科學性、合理性、安全性,不存在被沖散的情況。同時,防波堤的放置亦與施工圖脗合,故不用更改任何設計」。鍾署長又表示,「港珠澳大橋是國家級工程,故採用高標準建造,防波堤能抵禦三百年一遇的風浪。工程施工標準採用屬地原則,但同時適用「就高不就低」標準,雖然大橋主建築位於內地水域,但若香港在某方面標準高於內地,將沿用港方較高標準」。

廣告

看罷鍾署長的發言,筆者更加確定,港珠澳大橋人工島防波堤的設計,並不如鍾署長説「具備科學性、合理性」,以致安全性亦成疑問。問題在於鍾署長透露防波堤能抵禦「三百年一遇」風浪這個假大空。

「N年一遇」事件是個甚麽概念?簡單來説,「N年一遇」是基於歷史統計,將過去發生有關事件的歷史數據,滙集成編,進而分析數據走勢分佈,得出相關事件於未來N年出現的可能性,以概率形式表達,例如有關事件發生的概率是1%,便是百年一遇的事件。

廣告

中國大陸大概在1950年代,才開始全面建立統一而規範化的氣象觀測數據庫,距今祇有六、七十年,亦即是說國內祇有六、七十年的歷史數據。香港的氣象觀測歷史可能較長,但亦不可能得出比較可信之三百年一遇海浪強度的數據,情況猶如港人基於過去六、七十年恒生指數的歷史數據(如有),任憑用甚麽數學模型,傳統也好,智能也好,去預測未來直至2300年,恒生指數的最高峯值一樣,基本上沒有任何可信性,這是普通常識。

不知鍾署長到訪港珠澳大橋管理局時,有否提出上述疑問,才那麽肯定認為防波堤的設計是合乎科學性?而且人工島遠離陸地,要抵禦三百年一遇強度的風浪,所用的5公噸扭工字塊,還不如船灣淡水湖那種,但鍾署長還那麽肯定其合理性?

至於鍾署長指出,「定點隨機安放在本港海港工程及美國的工程手冊都有提到,是建造海堤專用方法,是由來已久。「隨機安放」意指在10乘10平方米內,擺放最少55塊扭工字塊,以確保扭工字塊均勻擺放」。筆者沒有壞疑隨機安放扭工字塊是防波堤的設計原意,並且可以確定施工時,扭工字塊大致也是均勻擺放,覆蓋範圍正如高空拍攝圖片顯示,呈正長方式(註一)。

筆者相信鍾署長説:「防波堤的放置亦與施工圖脗合」,理解為扭工字塊安裝放置時確實與施工圖脗合,即呈正長方形。

筆者亦大致同意首席政府工程師(特別職務)江大榮先生指出,「扭工字塊防波石有兩個不同用途,放在水平面以上的防波石主要用以防波浪;放於水平面下的防波石是用於保護隧道結構,故擺放方式不同」。

但重點是防波堤問題最令人擔憂的地方,是在於安放的扭工字塊,在大橋尚未通車時,已經出現移位,擴散成為扇形,且呈現不均勻分佈(註二),可以理解為扭工字塊沒有如設計原意般相連扣緊,且經不起風浪衝擊產生位移,這是不爭的事實。

雖然鍾署長表示,「昨日(4月8日)有進入隧道沉管視察,沒有發現坊間報道所指的移位、裂紋、滲水現象」,可惜鍾署長陳述的事實發現,在防波堤問題基本上毫無意義,因為視察當日大橋尚未通車,隧道未受考驗,而市民的關注點是在於通車後,五年十年,會否因為今天防波堤出現的移位擴散問題,導致臨海建築物出現移位、裂紋、滲水的現象。這方面鍾署長乃至港府、港珠澳大橋管理局都未能給予港人一點信心。

重複,港珠澳大橋人工島防波堤問題不容忽視。

 

註一、二:人工島防波堤問題不容忽視(圖一、二)

作者自我簡介:作者是資深土木工程師,專門於運輸工程規劃,出自加拿大滑鐵盧大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