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生 IB 成績優異之謎 — 是 IB 試容易考?還是成績好的學生揀了考 IB?

2018/9/10 — 18:37

圖片來源: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Facebook

圖片來源: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Facebook

【文:柏思】

《明報》日前報道,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指考 IB(國際預科文憑)「較易取得高等級」,而這個「容易」的試只有家境富裕的國際學校學生才有機會考,因此對基層學生不公平。香港學生考 IB 成績好是事實,但由始跳到 IB 容易考這個結論,推論實在過於粗疏,也模糊了真正值得討論的焦點。

IB 是否真的那麼容易考?IB 是全球公開試,考生要和全球學生競爭,當中不少以英語作第一語言。IB 文憑試要應考六科,規定文理兼修;IB 沒有一科「通識科」,但它把通識的原素融入每一科的課程設計中 — 不論文、理,課程都注重學生自己搜集資料,進行分析、討論、思辨的能力。每一科都要交研習報告(Internal Assessment),再加上一份 4,000 字的延伸論文(Extended Essay),對學生的能力要求相當高。

廣告

如果 IB 試不是那麼容易,那為什麼香港學生那麼厲害,有 24.1% 的本地考生人次(葉議員的數據)可以取得 IB 最高的 7 級? 答案其實可能在這班在全港佔少數的學生身上 — 他們不是被學校挑選考 IB,就是自行揀選考 IB,於是應考的,都是有一定把握的挑戰者。

先說本地主流學校的 IB 學生。傳統直資名校開辦的 IB 課程,一班起兩班止,入讀的同學都經過篩選。如果被編入 IB 班的,都是有能力拿高分的學生,那直資名校的 IB 成績當然亮麗。再看本地國際學校的 IB 學生。這班學生家庭經濟能力好,可以負擔海外留學,知果對考好 IB 信心不大的,讀到初中已相繼轉換跑道,去英、美、加等地完成高中課程。選擇留下來考 IB 試的,一般都有一定信心考好這個試;而他們的家庭亦有經濟能力去全方位支援 — IB 補習社如雨後春筍,是明顯的現象。

廣告

所以,IB 考生是全港學生中佔少數的一群。他們在經學校篩選、或經自行評估下選擇去考 IB,所以才會出現如此高比例的佳績。 如果全港學生都去考 IB,而仍然有 24.1% 的本地考生人次拿最高的 7 級,那葉議員所講的 IB 太容易就真的成立;但這實在沒有可能發生。

這帶出一個更值得我們問的問題 — 為甚麼一批學習能力、經濟能力強的學生,會選擇離開 DSE 這個學制? DSE 有沒有什麼問題?

如果問 DSE 最令人頭痛的地方,相信不少學生和家長會談及中文科和通識科。學好中文當然重要,但是 DSE 的考核是否合理?例如,為什麼我們的中學生要做文言文閲讀理解?如果我們讀古文是為了欣賞文學之美,那麼用研讀課文的方式已經足夠;要學生在限時的應試情況下讀通一篇從未看過的古文,究竟所為何事?通識當然重要,如上文提到,通識所訓練的能力其實貫穿整個 IB 課程。但 DSE 把通識抽出來變成一科必修科,帶來了甚麼問題?通識科不是傳統的學術科目,一些海外大學收生時不會考慮通識科的成績。而且規定有 4 科必修,很多教與學的時間放在必修科上,收窄學生讀選修科的空間;學生選附加數 M1/M2 時多了顧忌,便是一例。

DSE 的學制究竟把甚至障礙放在我們的學生面前,才是最值我們探討的地方。若我們的議員要造福莘莘學子,請把討論回歸到 DSE 的問題上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