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湯漢樞機之惡

2015/11/9 — 9:55

天主教香港教區牧首湯漢樞機

天主教香港教區牧首湯漢樞機

近年香港宗教界可謂「人才輩出」,近的有位「真妮姑、假結婚」(抑或是假妮姑、真結婚?);遠的有如聖公會「一門二傑」:鄺主教「教人帶埋菲傭遊行」,言論涼薄;姓管的「主人與貓」論、更激發全香港人和全香港貓的不滿。佛教、基督教圈好不熱鬧,現在連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也不甘寂寞,以宗教之名,沾一淌政治油水。

湯漢樞機日前向全港堂區發表牧函,竟然呼籲教徒於日後各級議會選舉,必先要考慮候選人所屬政黨對家庭和婚姻議題的立場。老實講,清官難審家庭事,要看人家庭婚姻從何說起?湯漢樞教卻認為事情很簡單,他明確指出,要考慮候選人「對引進性傾向歧視條例的立場,並以此作為選舉議員的其中一個重要指標」。

無能無恥更勝反歧視?

廣告

這代表什麼?這代表在湯漢樞機眼中,一個人心地邪惡、或豪無政治智慧、能力不足近乎白癡的人(現今立法會充斥大量如此人物…),也較反性傾向歧視的人,更適合做議員。這是什麼道理?

湯漢樞機的講話,實在嘔心。選議員,不看其能力、不看其政綱,不看其政治理念,卻竟然純綷看他是否支持性傾向歧視條例。我以為上述條例用以保障弱勢社群,既不等同鼓吹同性婚姻(即使是,又如何?),亦看不出如何衝擊家庭,如何衝擊社會根基。

廣告

一個美滿家庭,難度只有異姓婚姻才能達致?一個成熟社會,難度不能包容同性婚姻嗎?堂堂一個宗教領袖,如此的狹義解讀家庭、婚姻制度,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不是守舊是守惡

我不會把事件扯上香港天主教區,甚至是天主教,事關教宗方濟早年訪問巴西後,在返回梵蒂岡的飛機上接受訪問時,曾說:「擁有同性戀傾向並不是問題,同性戀者不應該被邊緣化…如果有人是同性戀,他信抑上帝且心地善良,我怎麼能論斷他呢?」看來,純是湯漢樞機個人未有跟隨梵帝岡和世界一起進步。

記得新加拿大新任總理特魯多(Justin Trudeau)於就職典禮被記者問及為什麼在組成內閣時,男與女的數目均等,他只簡單回應一句:「因為現在已經是2015年。」

2015年了,湯漢樞機,你以為現今仍是原始社會?(因為沒有加租…?)

更重要是,湯漢樞機何以偏偏在區議會前夕說這麼番話?中國教堂被拆,萬千教徒被打壓;再近如香港,鉛水事件愈鬧愈大,危害香港人健康,社會上那麼多議題,有那麼多更需要他關心的事件,他不發聲,何以偏偏對議會選舉「情有獨鍾」?

表面上,以極端守舊的宗教理念為名,但實際上卻等同助紂建制派於議會為患,這不是守舊,是守惡,變相維護議會之惡。這是湯漢樞機之惡。

紅色社會

湯漢樞機純是單一事件嗎?不,若細心觀望佔中以後香港社會的變化,便會發現社會各階層均受紅色勢力的入侵。這一次,中共不單以金錢、權力的「硬」方式控制香港,而是採取間接方式,一步一步由文化、教育、傳媒、宗教等「軟」方式,試圖麻痺港人的反抗,一點一滴抹殺香港人的核心價值觀。從郵政局要消除郵筒皇冠標誌,以致無線股東染紅,再到銅鑼灣書店老闆人間蒸發,似毫不關連,但實際卻是全方位、慢慢地侵佔港人原有的生活方式、價值觀。

學界,嶺南、港大近日相繼被689黨羽「攻佔」,一眾閹人進入大學管治核心,胡作非為,排斥異己,干預校政,防礙學術自由;傳播界,傳統媒體相繼染紅而被禁聲,更甚者,那周姓小丑、梁姓癲婆(辭任?放長雙眼吧。),也獲資本開辦網媒,毫無廉恥以「良心傳媒」自居;宗教界,一眾領袖人物紛紛靠邊站,以道德、信抑之名,包裝其醜陋的政治野心。中共正以其龐大的財力物力,滲透社會的每一個環節、除了政界商界,連教育、文化、宗教也相繼染紅,閹人奴才充斥。

那麼,香港最後還剩下什麼?

 

原文刊於一刻館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