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溝通的神話

2016/2/15 — 11:38

【文:古華多羅】

去年十二月的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中有一篇題為「Getting to Si, Ja, Oui, Hai, and Da」的文章,闡述了誇文化商業談判時需要留意的信號、觀感和行動,提到表達分歧時的各種考量、建立文化橋樑的手段,以及白紙黑字時的變數,最後作者特別提醒道,談判的目的是要說服,並要靈活反應,小心推銷。

廣告

讀畢全文,筆者想到由大學的商業傳意、坊間教宅男追女仔到幼稚園面試班等等,市面有關溝通的課程可謂多不勝數。社會彷彿出現了一個溝通的神話,似乎意見不合只需透過溝通便能解決。這種說法不難從政客官員、戀愛專家及人生教練的對白中找到,筆者也不反對溝通,但問題是溝通有多重要呢?神話與現實中若有所失的部分又是甚麼呢?

教人溝通,不外乎要學員觀察及理解對方回應以免觸雷、如何說不而不使雙方尷尬,為此往往要以對方的方式溝通,盡量不讓「雜音」影響內容傳遞。但更困擾的是,現今「雜音」通常並非出於文化或族群差異,而是產生於族群與家庭中的世代之間。這種轉變的主因是社會的急劇變遷 (如新一代正以舊世代難以理解和應用的新科技通訊),使彼此的洪溝因步伐不一而越來越大。

廣告

那麼,我們該如何看待溝通呢?溝通乃成功所需,而並非必然。首先,溝通不等於理解;言者技巧盡出,卻有時事倍功半,原來對方沒有把你的話放入耳中,對話變成各表立場,互不理解。再者,互相理解不保證有所共識,更遑論能收理想之效。各執己意有時不是源於誤解,相反,更有可能是因了解而得悉對方弱點,以致心生輕視,滋長敵意。總之,溝通、理解與共識實無必然關係。

當然筆者非要否認溝通在解決問題時的作用,但我們先要較正心態,明白溝通並非奇淫巧技,也不一定旨在息事寧人,反之我們更應返回本心,面對問題,朝根源出發,尋找雙方並存的空間。要知道不懂化解矛盾,再多追求的技巧,情侶也難逃分手厄運;再善於說辭的銷售員,也無法賣出爛貨膺品。

話說回來,現在港人經常談及「世代之爭」,似乎認為此乃當今社會必然出現的現像,但有想過這只是溝通和態度的問題嗎?

如果上一代口說溝通,卻只是上上facebook、拍短片搞爛gag,從不探究分歧本身,那一切只會是徒然的公關技倆(如果不是公關災難);又或上一代能放棄以「獅子山精神」自詡,新一代又以更尊敬的心態回應,也許雙方的關係並不會如此不住惡化下去。

 

作者簡介: 《膠紙》 一班愛寫作的香港年輕人。
facebook ; instagra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