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漫說當前香港教師應有的視野和胸襟

2019/3/7 — 16:07

資料圖片(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政府圖片)

筆者大半生從事教育工作,除了在當年香港教育學院參與師資培訓的三年外,逾三十年來由前線老師到退休前擔當校長,生活和閱歷一直與校園和教學息息相關,休戚與共,對於一般教師的思維和心態相信有一定的認識、體會和感受。

有人以戲謔語調嘗言教師只不過是讀多幾本書、識多幾個字和懂得表演口水秀,屬於中產階層的教書匠,儘管早幾年有過職場教席短缺的艱難日子,不過相對而言和總的來說,教師這行業尚算入息不俗和職業穩定。可是,從較嚴苛要求角度看來,不少人指出教師的專業地位仍未被充分肯定,以至教師的學養、識見和言行與現代社會推崇的「公共知識分子」(Public Intellectuals)相距甚遠。筆者當然無意將兩者類比,只是一廂情願的希望教師能夠仿效「公共知識分子」,發揮其積極的社會功能。

所謂「公共知識分子」除具備學術背景和專業素質外,更關鍵和特出的是對公共事務的批判性參與,以及對社會公義的秉持。筆者當然不願輕易的妄自菲薄,以至矮化教師的社會功能角色,但是,從確認「公共知識分子」的自由思想、獨立人格和批判精神等重要素養來說,筆者對於教師依然心存期盼,只不過多年以來置身校園其間的觀察,筆者對於香港「一般教師」在校園內外,以至社會和政治事務方面的消極態度和傾向被動表現,總是有「恨鐵不成鋼」的感慨。筆者必須坦率的補充,所謂「一般教師」當然並沒有量化的數據,只是從個人經驗和感覺所得來的概括印象而已。

廣告

以教師本業來說,教師專業地位的確立,多年來發展至今還是空談虛言的居多,絕大多數教師依然漠不關心,「教師公會」(The General Teaching Council)一事仍處於與教育當局的政治角力糾纏中,遲遲未能具體落實,難免令人深感唏噓。再以近年「校本管理」一事為例,雖然法團校董會中聊備一格的按法例有教師代表席位參與其事,可是,與真正「校政民主化」的運作,以及教師專業主導管理學校的發展方向仍有很大距離,箇中原因固然十分複雜,而校內教師未能凝聚力量,真正發揮積極作用推展「校政民主化」,肯定是重要因素之一,筆者甚至認為自視為專業人士的教師本身實在「難辭其咎」。過去二十多年以來,筆者參與教師工會組織工作,耳聞目睹的校園生態現象不少,可以毫不客氣的簡明指出,就爭取專業權益方面的參與,中學教師還有願意站立出來的一小群,小學教師則翹手觀望的仍然佔絕大多數,幼稚園教師更為不堪,只會自怨自艾和逆來順受!對於關乎本身專業權益的事,「一般教師」尚且「毫不長進」的放軟手腳,更遑論要求他們關注校園外的社會事務和政治環境變化,不禁叫人沮喪!

筆者明白,安穩於現狀和滿足於生活現實的保守態度是中產階層的普遍心態,「一般教師」亦然。不過,教育本來就是為下一代的未來所鋪設的重要基礎,筆者深信,教師只有站得高才能看得遠,所思所想所感才能透徹和有所提升,以至心胸廣闊,放懷世界,不必困囿於校園生活的局限和所謂「教書匠」思想的狹隘,真正以走出課堂的視野,認識社會和政治現況的議題,更必須本著普世價值的胸襟,在當前香港政治環境日益惡劣的困局中,敢於承擔起教育年輕一代的沉重責任,縱然未必可以達致「公共知識分子」的較高層次要求,起碼能夠盡一己之義,面對學生發揮專業教師的應有影響力。

廣告

香港當前「一國兩制」的政治和社會環境正處於急劇下滑的變化,筆者視為重要歷史轉折的關鍵時刻,本著「愛之深責之切」的用心,對於仍然具有一定專業地位的教師,以及他們在教育上對年輕人的實質影響,筆者這位退役老兵還是懷有著極大期望,謹此與香港教師共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