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漸凍

2018/7/2 — 22:11

對《聖鹿獵殺》有不尋常的沉迷,不是一般看過便可以隨便遺忘的電影。除了警醒做人別行差踏錯,一旦得罪天外來客,就算你矢口否認,報應可以株連冚家老幼。其中看得最氣餒,是男主角的小兒子鮑率先仆倒在地下身癱瘓,作為外科醫生的父親史提芬,動用了整個醫院的人力資源,使盡六壬包括最精微的掃描系統,莫說醫治,竟然連半分緣由狀況也查不出所以來。除了數據和X光鏡,西醫從來不承認看不見的經絡和陰陽。然後孩子不願意進食,父親失心瘋到把冬甩塞進兒子口。孩子明顯失去了胃氣,有沒有想過拿塊乾薑給他含著,振奮一下脾胃,他可能不用七孔流血。對了,講求陰陽五行的中醫,本來就有巫術的成份,使用得高明,或可對抗掃描機X光片也查證不出的惡毒詛咒。

早陣子看到前無綫藝人,慣演小人物的吳博君患病新聞。他早在九七年金融風暴被無線裁員,四十歲才開始學習另類謀生技能,包括做麵包、紙紥、寫字樓清潔,即是他從前在劇集經常扮演的角色,結果在現實他都一一再演上。今年三月,他忽然手腳無力再不可動彈,情況像中風,原來他患了罕有的運動神經細胞疾病(MND),即俗稱「漸凍症」。他沒有機會像幾年前大家輪流表演把冰水淋在身上,他已經真正成了漸凍人。在醫院住了個多月,吳博君身體的每個臟腑都幾乎接受過詳盡檢驗,然後不斷從醫生口中傳來耳熟能詳的判斷:「不知道原因、內情好神秘、每幾多個人就有一個遇上。」「而且無得醫、無藥救,目前醫學科技乜都做唔到,只能夠等。」「不過目前床位好滿,麻煩你地家人盡快安排病人離開。」「係!係!真的沒有事可以做到,可以安排入住安老院或請工人姐姐,不過唔係呢個部門負責,你可以問番負責的社工。」「係!係!會有物理治療上門跟進。」而且他們説這番話時,雙眼很多時只望著手上文件。這兩三年出入醫院頻繁,親身收過大量同類型的回應,雖然床位好滿是事實。

吳博君的情況比中風更壞,是他身體完全不能動彈,頭腦卻完全清醒。他的飲食大小二便完全只能在床上進行,他的太太必須瞓身侍候。那幾乎就是犧牲一個人的靈魂肉身,來修補病者的無能為力和痛苦。一個人的不幸,其實永遠就是牽連兩個人的不幸;一個人的癱瘓,也就是兩個人的癱瘓。所以沒有情感牽連的第三者,可以的話保持一個近距離的鐵石心腸比較獨善其身,某程度我不是完全責備醫護人員的慣常心態。可幸幾位圈中人劉德華和素不相識的薛凱琪都願意作出經濟援助,舊老闆(不是TVB)又願意每月支助五千元的安老院費用,吳博君的漸凍才沒有真正讓他凍僵。但看著太太為他奔波勞累,他想過尋死,即使能力做不到,他心目中已經有了這個意願。

廣告

好在吳博君認識另一位知名度較高的綠葉演員艾威。艾威太太介紹吳博君看中醫,他沒有一般「西醫都說過醫不好就是醫不好!」的想法,抱著死馬當活馬醫心態,吃過黃姓中醫師的兩劑中藥,他竟然恢復些微體力,就只是那丁點兒能量,至少讓他可以扶著支架緩步行走,至少可以自己拿著筷子吃飯、抹身、大小二便。無意說黃醫師如何神通廣大,他只是努力搶救事實證明可以救回的小部分。最終吳博君亦沒有健步如飛,但就是那兩三成的恢復舊觀,已經把兩顆本來絕望透頂的心挽救過來。

無法想像西方昌明醫學,只要驗不出腫瘤,沒有東西可切除,就好像沒有辦法可以讓吳博君重新危顫顫走路。也不管中醫西醫,如果只懂按照冷冰冰的檢查報告宣讀,就判定一個人的頹敗,未免過份因循苟且。不知道黃醫師開的是甚麼方,也不知道他的造詣高到那個程度,但他必然用心去替吳博君斷症,好中醫最重視哪個症而不是報告,然後很細緻很精微地理解那個漸凍病的來龍去脈,才可以開準藥方,把他身體的瘀塞癱瘓貫通。沒有醫生是神,也沒有一種醫術保證起死回生,對於無藥可救的病者,醫生的用心善待比行神蹟的能力更珍貴。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