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潮未去遠 風再起時 — 中學的新世代

2016/3/22 — 10:46

湯中學生圍堵吳克儉(攝:朝雲)

湯中學生圍堵吳克儉(攝:朝雲)

【文圖:朝雲】

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湯國華中學一眾學生,熱情地招呼吳克儉,折服了全港的莘莘學子。年輕人皆嘆服:如果係我學校,只會有兩丁友肯出嚟。其實何止中學,即屬大專,亦少有行動可以比擬。他們如何憑血氣之勇,令吳克儉灰頭土臉?

***

廣告

問:大家都很詫異一所中學,竟能發起如此有力的行動。你們是如何做到?

陳國軒:幾星期前,係班主任口中得知,吳局長會係校慶過嚟。最近有好多中學生自殺,就想趁此機會,向他反映問題。

廣告

於是我就搵左湯錦婷(校慶司儀),她也熱心於社會議題。跟住係 facebook 發起活動,邀請同學一起穿黑衫,向局長反映意見。

參與活動的,既有友校伊中中(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中學)的舊生,亦有伊湯中的舊生,但大部分都是我們學校的同學。

***

問:一個教育局長,居然係中學校慶,向中學生推銷一帶一路?

湯錦婷:我係台上聽他演講。他先是說東莞的教育有幾好,接著便一再說一帶一路,數不到他說了幾多次。

最後他說,香港有很多學生,選擇用一些方式表達自己和訴求,但無關教育制度,要配合家庭教育,和學生自己要努力。我覺得好荒謬。

***

問:行動為何會演變成包圍?

伊湯同學:我地原意只係交信俾佢,同回應我地訴求,但佢唔肯接信。後來我們已經說,他只要肯接信便可以走,但佢點都唔肯落車,只係見到佢係車上碌 whatsapp。

***

問:見到你們面對警察,仍凜然無懼,是什麼原因推動你們敢於冒險,不辭犯難?

伊湯同學:唔想要普教中,唔想再見到有學生自殺。

係社會太動盪,先會推動年輕人出嚟行動。本來大家都不想,但實在有太多不公義,才要企出來。

陳國軒:而家全港已經有八成小學推行普教中,我自己就是普教中出身。小四小五起轉用普通話,但大家的中文成績,都退步了很多。

中三的時候,為了應付中學 TSA,逢星期四五,放學都要再留一個半鐘(受訪同學由中三到中四不等,他們都一起點頭)。間間學校都會操練,TSA 令我們多了不少功課。

***

問:通常都是品學兼優的學生,才能擔任校慶司儀。但你作為行動的推手之一,卻不似大眾對模範生的想像?

湯錦婷:我唔係好品學兼優咋(笑)。可能大家覺得,讀書好的學生都好乖,跟著制度行。但正正因為讀多啲書,先睇得到更加多。發覺到社會的不公義,問題叢生。

還有學校的環境,培養我地獨特思考。不要像一般人心中的模範生,困在書中,視讀書為一切。是學校令我知道,除了學習,還有很多要做。

***

問:擔不擔心老師約見,校長訓話之類?

伊湯同學:冇。我地學校相比起其他中學,係政治上比較中立,俾我地有發表空間。

問:你們學校真的好好。據說還有老師挺身而出,主動保護你們?

伊湯同學:是兩位中文科老師,和一位歷史科老師。其實不止他們,還有很多老師願意支持我們。

***

問:為什麼一位同學會穿著熱血衫?

陳國軒:係我。。。當日係校慶,我著校服返學,吳局長走的時候才換上黑衫。其實冇諗太多,純粹覺得依件衫,可以代表到自己參與公民抗命和社會運動。事後其實都幾後悔。

問:你為何支持熱血公民?

陳國軒:因為聽開 My Radio 的毓民踩場。以前我也是一個泛民、和理非、不認同暴力。

但隨著香港的問題愈多,市民受到愈多壓迫,政府根本冇解決到。所以我作為一個中學生,慢慢由和理非轉趨勇武。

你可以話我思想未成熟,但係我依個年紀,我會認為新的方法,有別於泛民行之經年的一套。

***

問:大家是否和他一樣,都在不同程度上轉傾本土?

伊湯同學:係928那些日子,見到泛民呼籲群眾,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俾速龍隊打。好多人流血,並開始轉向本土派。

初時我同大家一樣,覺得非暴力先冇位俾人入。但經歷左咁耐,你會發現依種方式根本冇用。

就好似吳克儉,我地一開始只係想佢接信回應,冇用,唯有阻住佢。我覺得係思想上的進步。

如果可以好好地講,就不用大喊。我諗我地青少年,會比老一輩諗得更加前,行得更加前。

**

問:羅爾斯分析公民抗命,把標準訂得好高,必須和平地仰賴道德感召。但遭後世很多學者批評,公民抗命難免有強迫的成分,亦不免有衝突。

你們的行動和太陽花一樣,推撞無可避免,但承擔的方式,總括而言仍屬公民抗命。你們認為公民抗命比較好,還是應該更進一步勇武?

陳國軒:我們畢竟是中學生,不能像大人行得更前,更勇武。但我們已經盡其所能,做到所能做的極限。

也許我們的行動,仍不脫公民抗命範疇,但自問我們所做,已經超越好多大人。希望大人能夠做更多。

***

問:吳克儉說「擔心會做成有樣學樣,令衝擊干擾秩序常態化」,你們怎樣回應?

伊湯同學:吳局長的原定行程,其實會列席整場典禮,再去參觀攤位。但典禮的表演未完,他就突然離開,我們先要立即出去俾信。

只要佢肯落車,我地唔會包圍佢,都係想佢攞封信咋。

如果冇暴政,就冇所謂暴民。其實係官迫民反。

***

問:能否詳細交代你們所有訴求,是否要吳克儉下台?

伊湯同學:其實共有四大訴求,

一、反對普教中;
二、反對簡教中;
三、取消 TSA;
四、正視學生自殺問題

如果佢可以做到以上四件事,其實唔駛佢落台。但佢就係做唔到,所以落台更加實際。

***

筆者是在學民記招後,趕赴元朗訪問他們。

臨別之際,筆者忍不住說,看到他們,就像四年前在公民廣場的學民成員,音容宛宛如在目前。尤其是湯錦婷和陳國軒,談吐有致,不蔓不枝。

學潮從未結束。遺範不遠,來者可追,一代有一代的啟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