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災民的笑容溶化了我

2015/5/2 — 10:00

這是地震前美麗的Gorkha村落。(照片由Hari提供)

這是地震前美麗的Gorkha村落。(照片由Hari提供)

 

4月29日 Gorkha Dhale Bar

這天,我和Amrit聯同當地不同兒童之家的負責人,買了一些基本物資,租了兩輛吉普車和一輛小型貨車便往震央Gorkha區域其中一條名為Dhale Bar的村落出發。

我們的車隊一路駛往於震央的村落。

我們的車隊一路駛往於震央的村落。

廣告

從博克拉開車往這條山區小村落約需4-5小時,當我們進入Gorkha區域時,已開始見到不少被地震破壞的房屋。而當我們在一名當地人引領下,車開始開入山區,由於路況很差,再加上之後天雨路滑,吉普車也好幾次陷入了泥濘。路很顛簸,我們的車廂就如洗衣機的滾筒般把我們搖來搖去。

廣告

車隊駛入災區。

車隊駛入災區。

當我們到達第一所受嚴重破壞的村屋時,已是下午六時,與受影響村民了解過他們的情況後,我們便向其中兩個受影響最嚴重的家庭發放了包括乾糧、衣物、帳篷和膠地蓆等物資。中途,一個穿藍色軍裝的當地警察亦出現了。原來地震後,他被派到這裡了解災情,因此他摘錄了至他到達的村落為止的受災報告。

Dhale Bar村被嚴重被壞的房屋。

Dhale Bar村被嚴重被壞的房屋。

近200間房屋被摧毀

其後我們繼續向山上進發,但雨越下越大,因此我們便停在一所學校附近。迅即大批村民湧至,其中一人甚為激動,不斷嚷着要我們去看他受災的房子。我們徒步去看了一些房子後,決定把受災最嚴重的災民都聚集在此中央分配物資。多得那警察所做的紀錄,我們便根據上面的村民名字,向另外23個最受影響的家庭分發了物資。截止當時為止,已知道有近200所房子被摧毀。但由於警察的腳步也未走到更偏遠的位置,因此相信仍有更多受影響的災民叫天不應,叫地不聞。

我們向共25個家庭分發了基本應急物資。

我們向共25個家庭分發了基本應急物資。

當我在拍照做紀錄時,看到幾個好奇的小孩在人群裡鑽來鑽去,其中一個女孩子大大的眼睛不斷瞪着我看,我跟她微笑,她也跟我笑了。得知她叫Smita後,她一直站在我旁邊,我擁着她的肩膀,她又不時抬頭看看我,無言的聯繫就這樣建立了。我請Amrit幫忙問她有沒有上學,幸好她說她就是在這所學校上課。當另一個受災的年青村民Hari走來跟我打招呼並說多謝時,Smita便靜悄悄地在把玩我長長的辮子。

小女孩Smita一直站在我身旁(旁邊的年青人就是Hari)

小女孩Smita一直站在我身旁(旁邊的年青人就是Hari)

Hari不斷說多謝,說得我也不好意思了,但看到他臉上的笑容,確實讓我很動容。他又把手機中的照片給我看,全都是這條村莊漂亮的照片。「看!這是Annapurna山脈。」「看!這是我的家,就在這小山上。」他不斷興奮地給我看照片,但由於已經夜了,我們都趕着要離開。他依依不捨地說:「要回來啊!」Smita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大眼睛繼續牢牢地看着我。

Hari指着左邊山頭的山腰位置說:「看!這是我的家,就在這小山上。」(照片由Hari提供)

Hari指着左邊山頭的山腰位置說:「看!這是我的家,就在這小山上。」(照片由Hari提供)

我從車裡拿出一些餅乾給予Smita便跳上車,我揮手跟他們說再見,看到他們臉上純真的笑容並不斷嘗試跟我說再見,我的心已經溶化了。

這一次可以算是考察,我以及Amrit的兒童之家機構的董事會成員將全力支持進一步救援,這兩天我們會搜購一切物資,後日再起程前往這條村落,向未收到物資的村民派發所需用品。

在此,我得感謝全世界各地的朋友向我們作出無條件的捐助,不少人動員家人、朋友和同事捐款、長洲的Morocco餐廳更會於5月5日星期二舉行全日的自助餐籌款,至今已有超過100位我認識或不認識的朋友伸出援手。我實在為尼泊爾善良的人民感到恩惠,因為我知道,他們並非孤身上路,而是有很多人在背後支持着。

我會繼續在FB page: Light on Nepal實時更新救災資訊,並公布善款如何被運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