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不忘父母心才是真正的忘了人性?

2016/4/17 — 16:3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偉論多多的屈穎妍最近又有新作。「行李門」滿城風雨,屢次痛罵佔中年輕人破壞法治的屈氏,本應大展身手痛罵真正破壞法治 689 一家。但詎料(其實也在意料之中)她竟然訴之以人性和親情,以避嫌和矯枉過正為由為 689 一家開脫(註一)。

對政治或法律認識不深的一般人可能會因為屈氏的歪理覺得,對呀,689 雖是特首,但他也是「第一港孩」的父親,關心兒女,伸出援手,又有何不妥呢?

為什麼有些人會被賦予公權力

廣告

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回到最初的起點:為什麼有些人會被賦予公權力?簡單來說,公權力其實是公眾放棄的一些自我權利,將之賦予給某些人,以求令所有人可以共同生活的取捨。所以賦予公權力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為所有人謀求幸福。

正因如此,手握公權力的人只能為賦予的目的和理由去行使去行使這些公權力,而自己的便利和照顧自己的親朋明顯不是賦予權力的理由。所以我們給一個警察拿槍,或容許法官作出裁決,不是因為他是某些人的父母,而是因為他們是警察和法官,而這些崗位(正常情況下)對所有人都有好處。我們不能接受一個警察用槍解決子女的私人糾紛,或法官輕判自己的子女(註二),不是因為我們矯枉過正,沒有「父母心」,而是因為公權力既然不是因為某人身為父母賦予,某人就不應為其子女行使。在行使公權力時,公職人員惟一應記著的,就是公眾利益。公職人員若在行使公權力時仍記著自己的「父母心」,就是濫用權力,因為一個人本身的私人身份,例如父母或夫妻,和公權力根本毫不相干。

廣告

忘了人性,因為我們不敢或忘人性的醜陋

在嚴格監察 (scrutinise) 公職人員如何行使公權力時,法律和政治倫理的標準的確很高,也可能因此會給予人「忘了人性」的印象。但這是因為「人性」有時不只是「有血有肉」或「合情合理」的代名詞,「人性」更多的時候其實反而是「醜陋」的代名詞:人類總是自私的,我們總會以自己為中心,作為衡量一切的標準,我們也會在自己的利益和別人的利益相衝突時,先照顧我們的利益。

當然,一般人在不傷害他人的情況下,這是沒有問題的。但是,作為同樣普通的凡人,若公職人員也同樣根據自己的自私的「人性」辦事,以自己為標準,先照顧自己的利益,他們就會忘記甚至犧牲了他們必須保護和以之為依歸的公眾利益:而維護公眾利益,正是他們獲得公權力的原因。

所以,要求公職人員忘了他們自私的人性,正正因為我們不敢或忘人性的醜陋。

有時這樣的醜陋會看起來不那麼醜陋,因為「照顧自己利益」的動機,有時會被「父母心」這樣的煙幕裝飾得很溫馨感人。但這些溫馨的煙幕並不改變最根本的事實,就是我們是因為我們自己才將我們的子女/伴侶的利益凌駕其他人之上,犧牲了那些我們本來應該照顧的公眾利益。

以「行李門」事件為例,倘若在「第一港孩」在留下行李在大堂到其被拾獲其間,有人將爆炸品放在裏面,然後因為 689 施壓而令行李不用安檢進入禁區並登機,爆炸品最後在空中爆炸,這豈不是犧牲了無數無辜性命嗎?而這些性命,不正是我們賦予機管局公權力所必須保護的嗎?

結語:強調父母心 其實才是真正的忘掉人性

要求行使公權力者必須忘了人性,忘了父母心,看似缺乏人性,但其實卻是對人性最深刻的反省:因為一個人自私的「人性」會令一個人忘掉了最初被賦予公權力的原因,也就是保護公眾利益。有時這樣的自私甚至會以漂亮的煙幕如「父母心」包裝起來。所以我們必須限制行使公權力者的「人性」:行使公權力時,公職人員必須忘掉自己的私人身份。

反之其實才是真正的「忘了人性」:忘了人性的醜陋。

事實上,在屈氏面前談人性的醜陋,我恐怕也是班門弄斧了:因為就在她裝作溫馨感人,大談人性和父母心,甚至不惜將其子女放上枱面時,其實不也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嗎?還有什麼比這更醜陋的嗎?

 

註一:事實上,我必須指出,屈氏的辯詞根本離題。因為 689 不只是沒有避嫌,而且索性使用其公權力施壓。用回屈氏的例子,就如家教會委員運用權力讓其子女可以坐旅遊巴最舒服的位置:這不是沒有避嫌,而是濫權。

註二:在現實中法官在整個審訊也必須避席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