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師 所為何事

2015/12/10 — 13:26

作者與學生一起反思有關金錢與尊重的價值觀 (資料圖片)

作者與學生一起反思有關金錢與尊重的價值觀 (資料圖片)

【文:霍梓楠】

上月的嶺大副校涉抄論文事件及國力書院涉濫發證書醜聞,令我想起一位舊生與我分享他的半工讀生涯。他因為DSE英文「意外」失手,需要先報讀第三資歷架構的「職業技術證書」,才可修讀高級文憑。我不忘揶揄他「忽然努力讀書,轉死性了?」他竟然回答:「我一向都鍾意讀書,不過我係唔鍾意讀啲冇用科目之嘛!」其實這只算是一半事實。他DSE畢業後打地盤工,雖然收入尚算不錯,但覺得很辛苦,終於下定決心,為了入寫字樓而讀書。

「做人唔好onXX,係呢行搵食絕對無問題。」

廣告

他說考試時,很多同學都會出貓,有少數學生被捉到正。他聲稱自己也有出貓,不過技巧高明,不易被發現。如果他所言屬實,學術誠信問題在提供較低資歷架構教育的院校也會出現。他說業內人士並不在乎成績,一眾上司當年都是「頹讀轆過」,「只要有張沙紙,加上做人唔好onXX(意譯:工作上不會犯大錯,處理好人際關係),係呢行搵食絕對無問題」。

與畢業前的想法一樣,他不喜歡讀認為沒「用」的東西,例如行業歷史。他認為歷史根本與日後工作無半點關係。至於有「用」的東西,他會較著緊,例如他看不慣英文教材,問我有沒有方法(當年你又唔好好學英文,知死啦!),因為他知道在寫字樓工作,總會接觸到英文。

廣告

作為他的「前」教師,我應該怎樣回應呢?對於出貓,我應該對他曉以大義──出貓對其他沒出貓的人不公平,是有違正直的行為嗎?還是從利害關係入手:「比人捉到好大劑,要花時間retake,你諗吓啦」?

對於「頹讀」,我應對他說「認真讀書」是學生的責任嗎?還是我應嘗試說服他,讀書及學習之「用」並非你現在的視野可判斷到,好好學習可以讓你認識這個世界的奇妙、人類知識的寶庫,也擴闊自己出路的可能性?我是否應鼓勵他立志可遠大些?不過,以他現時的處境,「頹讀」但在日常工作勤懇不犯錯也可逐步建立他的事業,讓他過普通的踏實生活。

我提醒自己的回應須「設身處地」,例如考慮到他的家庭背景與價值觀。如果我硬塞公義、美德、愛智的崇高理念給他,對於他會否太離地?可是,如果我太緊貼他的價值觀去做判斷與回應的話,作為教師身份可能不恰當。

「老師有錢收,學生冇錢收。老師冇強迫,學生有強迫。」

張五常最近重發舊文「不是專家談教育」,提到香港教育經費激增,效果反而愈差。他所接觸的學生大多是精英,批判的自然是精英學生的不足。那麼對於成績稍遜的學生,教育經費花在他們身上,效果如何?

那篇舊文令我想起他還是中五學生時的一段插曲,算是一個以偏蓋全但真人真事的回應。以下是我當年離職後的回憶文字,他是同學 L。

//

這天是試後對卷日,一如以往的正式上課天,我每早也會看看 Facebook,找找有沒有料可於正式上課前的熱身時間抽水。很快我發現某位表面還算是好學生的同學 L 留言:「中文口試得39分,真係試都未試過。你做評分都可以訓著,你話你係人唔係。」(留意:「你」是指當時考核他的老師,不是我!)

這種留言當然有不少學生like了。另一同學 M 亦留言附和:「考得低分都算,訓著唔尊重人。」

若事實如同學 L所說的話,他的指控很合理,可是我隱隱然覺得如此大義凜然的說法出自他口中有點不妥,畢竟同學都叫他「無賴」。對了,這或許也是開導他的機會,於是我留言:「啲同學上堂老師講緊書果時都可以瞓著仲要打電玩,你話啲同學係人唔係。考得低分都算,瞓著唔尊重人。」

以他的性格當然不會如此容易罷休,很快就有他的新留言:「老師有錢收,學生冇錢收。老師冇強迫,學生有強迫。」或許他對於自己的辯才很滿意。奇怪了,他不是正在上課嗎?竟然可以用手電留言?!

數學堂的時候,我一入到課室就開電腦、登入Facebook,指出屏幕上他的留言。

我有必要先解釋:如事件屬實,我沒有為該老師辯護的意思。然後就問他:「言下之意,是否如果老師無錢收就可以於監考期間訓著呢?是否如果學生無被強迫就可以於上課期間睡覺呢?」他倒老實地說,係呀。他心目中的關鍵是強迫與錢而不是互相尊重。

他更挑戰香港的九年強逼教育,說他沒有自由選擇上學與否。懂得反思政策本是好事,可是理據乏善可陳。你坐在這裡其實在消費著政府資源,看來政府在浪費花在你身上的錢呀!

價值觀並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改變。我只是說,你大可以繼續以這個態度做人處事,我會說出你的想法有甚麼問題。你容許自己這樣待人,不要怨別人以同樣態度待你。我們放長雙眼看吧!

事實上生活在香港,的確難免有像他這樣的想法,很多東西,甚至尊重,都可以用錢來換取。所以我所說的「放長雙眼」雖然是晦氣說話,但我的確閃過一個念頭:或許他這種價值觀更適合他在這個社會過他想過的生活吧!

過了一段時日之後,某天我看見他在 Facebook 呻打暑期工很辛苦,賺錢不容易。到底他有這樣的感慨,會深化了他一貫的想法,還是會讓他有另一層體會?我不知道。

//

「我怕建造業會收皮……不過最多咪做巴士司機囉!」

記得平日在學校裡,他不容易受到教師「關注」。他熟悉學校規矩,即使犯校規也不嚴重;他也知道考試合格的重要性,所以成績尚可。教師多花心思在行為有問題或需補底的學生,看似不公平,其實可算是「積極性差別待遇」,是一種有助實現教育機會均等的措施。有些學生的成績平平甚至不錯,通常會遵守校規,但教師總覺得他們的價值觀有點不妥(這位舊生可算是一個例子);另外有些學生完全不起眼,沉默內向,通常會準時交功課,不會破壞課堂秩序,但教師總是不知道他腦子在想甚麼。教師未必需要時時關顧他們,但可在不同場合捉緊合適時機,「點醒」他們,打開他們的心窗。

現在他半工讀的確辛苦(其實我也是呀!),又說覺得迷惘,因為他憂慮香港的建造業會「收皮」(我也憂慮「教育業」會「收皮」呀!)。我問他有沒有想過後路,他說最多咪做巴士司機。聽著他分享頗成熟的「生涯規劃」,心裡不禁感到安慰。雖然我年資很短,但有幸切實體驗過,教書到底為的是甚麼。

謹與正在為查簿追功課、出卷、合格率及籌備活動等等事情煩惱的同工共勉!

 

 

作者簡介:中學教學助理,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碩士,主修物理。鋼琴義教組織「We Wah 音樂家」幹事及街頭表演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