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律政署講句公道話 .....

2016/10/18 — 22:23

關於撤控,案中受害人為MIP, 案中被告所面對的控罪是非法和MIP性交,控方不用證明受害人沒有consent,因為MIP在法律上不能給予consent。但控方仍要證明被告有跟這名受害人進行性交。

而案中受害人為MIP,警方已根據一般給予vulnerable witnesses 的特別保護程序,用VRI 錄影會面為她錄取口供(s.79C) ,而法庭亦打算以這個録影囗供作為她在庭上的主問證供,即她若出庭作供,她無須重覆一片她的證供,不過她仍需接受辯方律師的盤問,這樣她的整體證供才可以被法庭採納考慮。而若她出庭,她可以選擇以live television link 接受盤問(s.79B),而無須在庭上直接面對被告和他的代表律師。

廣告

可惜的是(當然我是完全明白和體諒),案中受害人始終無法出庭,即使控方已多次向法庭申請押後,但她的身體精神狀況實在不容許她上庭接受盤問,這樣控方便無法讓她的錄影口供呈堂,即案件便欠缺了受害人的直接證供。

剩下只有間接的證供,據判詞了解,就只有另一院友所拍的短片、有被告和受害人DNA的紙巾和受害人親人從受害人口中聽到的傳聞證供。若上述短片並未清楚影到事發經過和被告人容貌又或日期不吻合,單憑紙巾等是無法作「唯一合理的推論」。

廣告

相信DOJ按現行香港法律認為案中所剩證據連有表面證供都未必達到,才無可奈何選擇撤控。

其實,我覺得呢單嘢,更應該追問社署在發牌和監管上是否有遺漏和出問題,怎可能讓有前科的人(即使沒定罪)在毫無監督下繼續做院長兼有機會再次犯案!

然後,問題延申至這類院舍的供求問題,為何MIP家人要委曲求全、即使不好的院舍都迫於無奈要接受?!

現實是,本應是public service 的項目,在政府縮骨不願承擔而privatise後,以賺錢為依歸的私營機構又怎會做蝕本生意?不蝕本自然要降低質素和對質素的要求,而最終受害的自然是那些服務的受眾:MIP residents vs 這類院舍;長者 vs 老人院; 香港人 vs 污水處理廠 ....etc

 

(以下文件,按圖可放大)

 

原題為〈(又逆流而上系列)為律政署講句公道話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