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校內工友搞活動 嶺大學生組織指校方、保安公司阻撓

2018/8/17 — 20:03

背景圖片來源:嶺南勞工關注組 Facebook

背景圖片來源:嶺南勞工關注組 Facebook

為嶺南大學校內工友爭取權益,以及鼓勵同學關注院校勞工議題的「嶺南勞工關注組」(下稱勞關),近日為工友舉辦興趣班時,疑遭校方和外判商阻撓工友參加,在校內借用由學生委員自主管理的「虎地書室」時,校方職員更告訴「書室」不能讓工友使用場地,明言若違反的話,校方「有權收返書室」。

「勞關」是於2014年由一班關注勞工議題的嶺大學生組成,當年龍衛保安公司拖欠校內保安工友遣散費,學生自發組成「勞關」介入,自此持續幫工友爭取權益。

「勞關」在其Facebook專頁發表聲明,指本來打算在周四(16日)和周五(17日)一連兩天,分別為嶺大的清潔及保安工友,在上班前後時間舉辦穴位按摩班,作為答謝工友日常辛勞,讓他們可以輕鬆地學習舒解疲勞的方法。

廣告

保安外判商突提早活動撞時間

「勞關」成員、嶺大文化研究系四年生蕭翠萍Apple向《立場新聞》記者表示,上周四(9日)開始向工友宣傳活動,其後發現保安外判商,突然把本在每月最後一個周五舉行的定期訓練,提早一星期舉行,結果與其中一班穴位按摩班「撞時間」。「勞關」唯有把穴位班提早一天,在周四(16日)下午舉行。

廣告

原定穴位按摩班的場地是嶺大的「虎地書室」,不過在舉行前一天,學生事務處致電「書室」的學生委員,詢問有關興趣班事宜。「虎地書室」主席、嶺大中文系二年生張少良Leon對《立場新聞》表示,成立時曾與校方簽署「自主經營」的協議,過去有校內學生組織想借用場地,基本上只需通知校方一聲便可,今次感到奇怪的是,學生事務處致電時已語氣不善,又問是否有要「跟足程序」申請,更告之不要借場予「不合法學生組織」,明言只可借場給學生使用,似對這次搞活動感到「好驚」和「覺得敏感」。後來兩名職員來找他,多次提及「經營權」,稱如違反合約的話,「我們學校有權收返書室,書室是嶺大的地方」。

過去不少「勞關」的活動,主要是通過學生會借用地方。不過今年嶺大學生會「斷莊」,「勞關」這類沒有正式向校方申請的自發校內組織,就改為借用由學生委員自主管理、彈性較大的「虎地書室」。「勞關」平日也會搞活動給工友和同學,例如為工友舉辦勞工法學習班,又在中秋節派禮物慰勞他們;在校內會搞電影會,邀請曾參與碼頭工潮和扎鐵工潮的參加者到校分享。

保安部經理「踩場」

一波三折,Apple稱最後幸得校內文化研究系教授幫忙,才能成功順利舉行今次活動。不過,當日有設施管理組人員,向剛完成第一節穴位班的保安員,連番追問地點和參加人數等詳情,後來保安部經理更「突襲」敲門「踩場」,又加入參加,她質疑其參加目的,以及會令到在場工友擔心被「算帳」。

她認為,校方今次「過敏」的反應,是源於不滿他們每年會做有關勞工議題的調查,視「勞關」為「異見組織」。2016年時,他們的調查發現嶺大工友的薪酬,竟是八大院校中的排「尾二」。當時校方回應竟稱工友待遇是八大中「數一數二」。去年年底身兼嶺南大學校董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公開主張對港獨人士者「殺無赦」,引起嶺大學生不滿,「勞關」部份成員與其他學生組成團體「嶺事館」,留守學校多日抗議。

Apple指,當時校方也有以正式電郵回覆他們的訴求,反觀今次校方只跟保安外判商和「書室」接觸,竟沒有與主辦方的「勞關」溝通。

她指今次是「小事引發的打壓」,又指其實不止他們,就是連浸大和理大學生,也在面對院校自主空間收緊的問題。「我們只是搞小活動,校方就用盡力去不讓活動發生。」她說。「今次不單針對我們搞活動,更是與我們發表的言論有關。校方可能會因學生會的(斷莊)現狀,趁機收緊校內自主的環境。」

Leon指,校方的負面態度,可能源於「勞關」曾揭發校方對工友的待遇不合理,擔心他們會透過活動,對工友宣揚一些想法。他對於校方用各種手段去阻撓活動舉行,悶損害書室自主,他感到無奈和失望,未來將繼續與「勞關」合作,若辦活動的話,會「跟足規條」遞交申請書。

他提到「虎地書室」成立時,委員們要遵守《書室管理規條》,當中「書室」的宗旨,是為了推廣文藝以及凝聚「嶺南人」。「『嶺南人』是包括學生、教師、職員,校友和工友。如校方認為工友並不是『嶺南人』,這並非事實。」

《立場新聞》就事件向嶺大校方查詢,校方只回應,為確保校園資源有效運用,所有場地租借均需向校方預先申請,作學習及文化交流的用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