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甚麼保守神學家會性侵犯女性?

2015/3/26 — 21:23

這星期的基督教大新聞,要算是著名神學家尤達(John Howard Yoder)生前所屬大學為他所犯下的逾百宗性侵過犯公開道歉。按照《基督教世紀》較早前的講法,這位在當代深受保守派信徒歡迎和追捧的神學家,昔日聲稱自己要研究一種很尖端的基督教性倫理,(藉口?)說已婚男性還可以跟單身女性發生性關係,那是一種基督徒的自由,既有親密關係卻不涉及滿足性欲,故不算為聖經反對的婚外情;他又曾辯說,這樣的想法必定會被人誤解的了。由於牽涉逾百女性,其中一些個案更包括性交,用今天的講法,尤達徹頭徹尾地就是一名 sex pervert ,假藉宗教和學術名義荒淫無道,並且,由於不是每位女性都是十分自願,1997年去世的尤達如果還在生,他會是嚴重性罪犯,隨時可能要坐幾十年監。聞說這類人下了監後會遭其他囚犯恨惡,後果堪虞,可能會很短命,無法出監。

當我把那新聞貼在自己的臉書上時,有一些朋友回應說,前衛的諸如搞女性主義或酷兒神學的神學人出現這種行徑,大家會認為是預料中事,不會太驚訝,也不會過份譴責,畢竟他們的形象就是自由和放任吧。但這位保守派裡的神學人出現這種行徑,就很難接受了。

廣告

我倒對他們的講法感到驚訝。我不否認一些路線自由放任的研究者最終會親自第一身地探索有別於一般倫常的生活方式,但我同時認為,那些自以為保守和正宗的信徒及神學家,亦極有可能出做出違反一般倫常的事。理由很簡單:這類信徒往往認為人世間的道德倫理沾染了太多世俗意識形態,他們猜忌普世道德價值,亦不屑跟隨一般人所遵守的道德規範,對他們來說,一切行為規範都要從聖經或他們理解的神學方法論推演出來,若無法如此推演出來,即使一般倫常認為是錯的事,他們仍會覺得未必有錯。

若你看看其他宗教,這個道理就更明顯。不論任何宗教,其中追求復原或歸正的原教旨主義(fundamentalism)的信徒,都會強調要尋找其宗教的最純正版本,然後他們會決心拒絕任何違反該宗教版本的人間思想和道德,亦會拒絕任何違反該版本的同一宗教的流派。他們整個宗教思維裡最著緊的事,就是要把任何不夠純正的東西從宗教群體裡剔除出去,他們甘願為此作出很多外人看來十分激進的行徑。中東那些激進組織和阿富汗的塔利班等,豈不正是這樣嗎?他們為甚麼會願意在全世界面前處死俘虜?難道他們沒有道德的嗎?不,他們有道德理念,但他們認為道德理念必須直接從最原始最純正的保守宗教詮釋裡推演出來,凡在這方法論下沒有發現是錯的,他們會認為是道德上可行的。

廣告

讀過哲學的朋友會知道,這就是著名的 Euthyphro problem 要探討的道德根源問題。這討論來自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用今天的話表述,他提出了以下問題:究竟是「神命定某行為是道德上正確,所以某行為是道德上正確」,抑或「某行為是道德上正確,因此神命定它是道德上正確」?如果「某行為是道德上正確,因此神命定它是道德上正確」,即神並不是道德根源,這令很多宗教(包括基督教)裡的信徒不安。如果「神命定某行為是道德上正確,所以某行為是道德上正確」,則只要是神吩咐你去做的,那就是道德上對的事;然而,難道你覺得神叫你去殺人放火,姦淫虜掠,你都會去做?

在整全的基督教思想傳統裡我們可以怎樣看道德的根源,會是很大的課題,我不能在這短文內交代如何在兩者之間尋求出路。但從以上討論裡可見,有一個想法肯定是危險的,那就是,有些信徒以為可以完全放棄每個人心裡都存在的道德理性、直覺和判斷,要讓他們心目中的聖經或神學方法論徹底地取代之。但其實人類絕大部份的道德理解和思考都是憑藉那些道德理性、直覺和判斷的,若放棄這些,一個人根本就無法作出正常的道德判斷。這就是為甚麼我在上一篇文章〈不要告到教外人那裡〉說,公道或正義等概念人皆有之,社會法律制度已就此發展得頗為周密,故此,那些堅決不用「世俗」方式處理教內紛爭的信徒,最終會無所依憑,他們聲稱聖經有足夠原則,但其實,要麼聖經並沒有足夠原則讓我們建立出一套程序和原理,要麼可建構出來的程序和原理會跟「世俗」法律那一套差不多。

有基督徒曾說,教內遇到的壞人比教外遇到的更壞更黑暗。我會補充,那些教內壞人不一定是所謂神學思想傾向放任自由的那類,也不一定是對信仰不夠認真的那些,其實也可以是神學思想極端保守、在堂會內道貌岸然的那類。多年來我一直認為這正正是香港基督教裡的一個嚴重盲點,很多人「為了信仰」,會十分樂意地弄權、監控信徒活動、設陷阱給弟兄姊妹、不顧朋友道義、搬弄是非、為了面子誓死要告上法庭等等。如果你認為那只不過是當事人信仰根基差,所以才會把持不定做出不合道德的事,你可能看漏了。原因也可以是,有些人正正太著迷於追求(自己所理解的)純正信仰,拒絕用人間道德理念來看事物,再加上聖經本來就沒有很多明文的道德原則[1],於是他們突然發現,有很多事都可以「為主之名」去做的!這個想法,大概就是孕育出《基督教世紀》裡所講的尤達那個藉口的背景思想。

有別於近年香港基督教在反同時想打造的形像,其實信仰保守與道德嚴謹兩者之間並沒有甚麼必然關係,因為越強調信仰純正的保守信徒,越會願意放棄人間倫常思維,追求一種他們認為更高超的道德理念,過程中往往令他們覺得其實有很多事都不一定是道德上錯的,有需要時便可以做出來。擁有這想法的信徒,包括單純地返教會學道的信徒,也包括滿腹經綸的牧者和神學教授,若我看到,間中會提出質疑和批評,但只會遇到強烈反彈。

[1] 有關聖經不足以提供完整的道德指引這點,可能很多信徒感到很陌生,但其實是真的,請參我四年前的一篇文章〈聖經與道德實踐〉。

作者按:「教會時事隨筆」系列是一項新嘗試,為〈信仰百川〉而寫。自九十年代起我一直有發表對教會事情的評論(參考),隨著學術生涯發展,自我要求高了,文章越寫越長,動輒逾萬字,例子可見2013的〈評鄧紹光博士對佔中的意見〉和〈何謂因人廢言?〉,其優點自然是條理分明,缺點卻是再難找到時間這樣寫,也令一些讀者卻步。在本系列裡,我會儘量以簡短和大眾化的方式表達我的觀點,若有讀者回應或批評,屆時才深入討論。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