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甚麼基督徒不能接受強權下的和諧社會?

2016/10/31 — 13:20

作者認為,沒有整全公義關係的社會,和平就不能真正發生。

作者認為,沒有整全公義關係的社會,和平就不能真正發生。

「製造和平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上帝的兒子。」(太5:9)

基督徒是世上製造和平的人。對於這句話,教會常有兩種兩極的誤解——本文先講其中一種:基督徒常以為「和平」就是「維持和諧」——沒有發生衝突,沒有暴力行為,沒有波及牽連。甚麼事也沒有。不過,和平不僅只是暴力的缺席——這點前文早已論述。本文更要再說,「維持和諧」往往是暴力的延伸。

何謂「和諧」?很多時候,「和諧」是暴力建構出來的「和平」。它是一種「羅馬的和平」(pax romana):帝國強權屠殺以後,在淫威的殖民統治下,人民的血被沖洗掉,時間卻粉飾了太平。對於一直存在的結構暴力,人民變得習慣了、適應了、接受了。甚至,在暴力下,人民變得自私。人民嘗試在既定的結構暴力下發掘自我利益,與結構暴力者坐在同一條船,從此,「受害者」轉角為「侵略者」。我要說,這自私的轉化確實帶來「個人的局部地區性和平」:個人的享受、家庭的和諧、社會上流的平安。如此,在暴力社會中,某些人得着短暫局部的平安。「和諧」也從此誕生。

廣告

然而,問題是:「和諧」其實只是對暴力的妥協與習慣,它是一種短視、自私、冷漠的「和平」。和諧,其實是暴力社會下某部分人歌舞昇平下的和諧,他們對整體的結構暴力視而不見,他們忽視其他人的和平,他們只尋求自己的平安,他們以別人的受苦成就自己廉價的和平。因此,這和諧,其實從來都不是和平,而是暴力。正如先知所言:「和平了!和平了!其實沒有和平。」 (耶8:11)

相反,真正的和平建基於社會的正常、健全、整體的關係——不義卻摧毀了這關係。因此,和平只能建基於公義。事實上,舊約聖經所描述的「和平」與「公義」不可分割:「公義與和平彼此相親」(詩85:10)、「公義的果效必是和平」(賽32:17)、「要離惡行善,尋求和平,一心追趕。」(詩34:14)。因此,社會上真正的和平必需建基於公義的關係之上。在一個表面和諧的社會中,人民是否被強權欺壓?在表面的穩定的社會裏,弱勢社羣是否共同享有這生活穩定?沒有整全公義關係的社會,和平就不能真正發生。

廣告

因此,為了尋求公義,為了建構真正、整體的和平,這表面的「和諧」不能長存。一旦這表面的和諧成了社會的長遠景象,真正的和平就會被取代。我們不能習慣它,不能適應它,不能承認它。甚至,極端的說,社會不能穩定——若這「穩定」建基於政權的暴力之下,若這「穩定」只是社會上流人士的穩定,社會絕對不能穩定。因此,基督徒不能接受強權下的「和諧」社會,若我們接受這「和諧」社會,香港這地方就沒有真正和平的日子。

 

相關閱讀:〈非暴力、非非暴力、而是和平的建造

Telegram;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