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人讀武俠小說的年代

2015/2/11 — 6:43

總慨嘆現在是已經無人讀武俠小說的年代。

偶爾上堂,學生會偷偷在櫃桶睇書。或溫習,或消閒,讀書時自己也不全是好學生,有時我都「隻眼開隻眼閉」。只係有次發現學生偷偷讀鄺俊宇,使我扯火若只如初見。

提起武俠小說,總回想那些年,俠之大者的金庸、波譎雲詭的古龍、正邪難辨的溫瑞安。在苦悶的課堂中,抬望窗外,心馳大漠。少年任俠,江俠豪氣,大碗酒、大塊肉,刀劍交錯,笑論英雄。

廣告

做過英雄卻總要面對殘酷的日常,同學淡薄相交,讀書不長進,身體孱弱,只能一再在書本中尋找夢想。挑燈夜讀,只求安靜藏身之地。

「為國為民,俠之大者」的郭靖,成為多少大中華膠的夢;

廣告

年少輕狂,迷倒萬千少女,但卻孤獨專一的楊過,成為多少少年的偶像;

羸弱卻孤高的小李探花,成為多少少年幻想中高雅的浪漫;

更不論狂氣瀟灑的追命、溫柔卻霸氣的鐵手,兄弟相稱,俠義相敬。

沉浸在江湖任俠的那些日子,也總是人生無憂無慮的那些日子。動動歪筆寫寫文章,在網路上結交朋友,大家師兄弟互稱,也總互相吹噓幻想甚麼武功。那些年的甚麼劍、甚麼仙、甚麼槍法、甚麼輕功而衣角飄飄,沾衣跌撲,桃花島的奇門八卦、簫聲嗚嗚。彼此笑談間,幻想身處風陵渡,把酒夜話。

人生到處知何以,仿似飛鴻踏雪泥。武俠小說的印記,總如雪泥鴻爪,漸漸在成長後消逝。現實社會找不到大義,也沒有巧遇九陽神功的主角奇運。多少長大進入職場,終要忘記正直的郭靖、傻氣卻得福的段譽,發現江湖沒有洪七公,只留下淫邪乖張的歐陽克、不擇手段的金輪法王。

沒有人再讀武俠小說的社會,好像少年之間連那一點俠氣道義都失去了。傻小子段譽與虛竹,早知人生百般無奈是苦。蕭峰眼前,惡紫奪朱,塞上牛羊空許約,可憐的莊聚賢,只能殉身。狄雲只能繼續在獄中,與李文秀一同落寞。

 

文:宋愿,通識教師,好閒談、扮古人。深信格物就能致知。客串為教育工作關注組寫稿。

教育工作關注組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