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可避免的死 — 悲林麗棠老師之死

2019/3/13 — 18:24

資料圖片,來源:Sharon McCutcheon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Sharon McCutcheon @Unsplash

【文:郭紹洋(中學教師)】

七天前,林老師特意選了一件紅衣,回到她每天都不願回到的地方,這裏原是她發揮所長的地方,這裏原是培育社會下一代,提供理想成長環境給他們的園地,稱做「學校」。但正如許多悲慘的傳說,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個迷迷糊糊的時空裏,這片理想地長出了許多吃人的制度、詭計、手段……林老師受傷了,她知道一切也完結了,門關上了,她早知這群人的處理方法,她只是如常地盡責和謹慎。在她踏出那一步那天,剛巧下了一場春雨,可惜她已不再相信春天了。

林老師的死,並不是由那天開始的。另外,她也不是自殺,世間上真正置人於死地的,並不是刀劍或一時的傷害,在那幅教育制度的高牆後,到底隱藏了多少惡意和貪婪,竟一一蠶蝕著前線教師的精神和生命?更急切的是,今天的制度下,到底還有多少個林老師被迫赴死?

廣告

林老師死訊一出,鋪天的輿論直指校長羅婉儀,大有尋冤追兇之勢,這是很容易明白的,要何等差劣無恥的管理,才能迫使一個老師選擇在校園裏身穿紅衣以死控訴?種種罪狀,罄竹難書。更讓人憤慨的是,在林老師死後,此羅婦人就可告病假逃避,銷聲匿跡嗎?這個公道,可以一句休假或者解僱就可以償還嗎?在校網上,仍然可以搜索得到羅婦人侃侃而談聖誕和生命的意義,真是極盡諷刺矣,躲在斯文的制度和面具背後,行惡毒卑劣之事,豈不羞煞校長同儕嗎?今天是頭七了,羅校長你還記得嗎?

躲在制度和面具背後的,豈止一二,制度的設計者 — 教育局更是責無旁貸。之所以說林老師的死無可避免,源自四字:校本管理。平日無事,教育局高官督學當然可以建議為名,決定學界風向,若有庸人懶人爭權上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以致前線遍體鱗傷,近十年入行的老師,相信無一不歷盡艱辛;校內有事,教育局則以四字真言「校本管理」將一切發還學校處理,如此一來,由學校處理學校的投訴,由欺壓者處理被欺壓者,「閂埋門打仔」,其效可想而知。無事我掌權,有事你自決,不過是打著「專業自主」的旗號推搪塞責,更甚是造就了一個個「土皇帝」出現,手執幾十人的尊嚴與飯碗,形勢之懸殊,致使林老師每日生不如死,她真的有不死之理嗎?以專業的理由殺死專業,甚至以此為收買滲透之術,藉以控制教師聲音的教育局,難道就沒有份推林老師出去嗎?

廣告

與民為敵可恨,但背信棄義,出賣教師的人更為可恨。車長待遇差,巴士司機工會會發起按章工作;空姐機師被剝削,相關員工的工會會發起工業行動;教師跳樓,教協卻忙著發聲明,一連幾日「慨嘆」、「促請」、最多只是「批評」,特價超市如常營業,營銷部準備賣糉,未見有發起任何行動的姿勢,與其說是教師代表,不如說是雙方的調解員。人命當前,仍可不愠不怒處理業界糾紛,真是不愧「專業」。事後,教協冠冕堂皇鼓勵教師向工會投訴,事實是,林老師寧願選擇去辦學團體投訴,都不尋求教協協助,我認為,這正好反映了教協遇事總是怯懦,已逐漸失去前線教師信任。

上述問題,積累多年,教協早已掌握,但這個號稱全港最大的教師工會做過什麼?對被欺壓的前線同工,曾施救援之手,還是旁觀袖手?前線教師如何自救?或者,有沒有可能自救?如果時光倒流,林老師會否踏出那一步,會做一個怎樣的選擇?我們又可以選擇什麼?

3 月 6 日,香港是日大致多雲及有一兩陣雨,早上有幾陣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