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條件的教育

2015/9/10 — 8:11

究竟一種「無條件的教育」是否可能?教育真是一種「解放」,而不是「壓迫」嗎?一直以來,都無認真反省社會階級在教育中的角色。 ( 圖片來源:http://getrefe.tumblr.com/ )

究竟一種「無條件的教育」是否可能?教育真是一種「解放」,而不是「壓迫」嗎?一直以來,都無認真反省社會階級在教育中的角色。 ( 圖片來源:http://getrefe.tumblr.com/ )

【文:思行@教育工作關注組】

是的,工作了一段時間,又頗有感觸。很久之前,我便指出,人師的責任在於幫助有需要的學生,令他們能追及「正常」學生的水平。在此,人師要培養學生的態度、能力、自信、堅毅、勇敢等特質。

然而,我又遇到一種未遇過的情形。佔中那段時間,學生常做的剪報題材都是「佔中」新聞,因此也難得可以討論一下社會議題。當然,為了恪守「政治中立」原則,我隱藏了自己立場,只討論客觀問題。那時是「非常時期」,這些討論似乎無可厚非。

廣告

然而,回歸日常後,有些討論便難以繼續。最近,有家長知道我學科背景是哲學,得到他的信任,著我教他兒子「人生觀」。這是比較難處理的課題。那便討論看看。當討論到「最低工資」時,學生表示不支持「最低工資」,或「最低工資」應該「循序漸進」地實行。我問道,你知道一般低下階層的生活如何?學生答道:但會增加父親工作的成本。原來他父親是管理層,「最低工資」的調整會令他父親的工作增加。

在這,我才重新醒覺教育的階層流動意義。以往,我只期望,教育是一種「啟蒙」,令學生擴闊眼界和成長。但教育也是一個鞏固「階層化」的過程。此所以critical pedagogy中 Henry Giroux指出,他討論教育的進路,不是採用phenomenological approach,而是Marxist approach。當中討論的關鍵,便是社會階級(social class),與壓迫(以Paulo Fiere 的 Pedagogy of the Oppressed為代表)的關係。所以,教育的功能,尤其在香港如此崇尚競爭和成績的受壓抑環境中,能做得多少,真是天曉得。用潮語說句,便是「你的父親是誰,你的日子也必如何」,或「成功需父幹」。

廣告

究竟一種「無條件的教育」是否可能?教育真是一種「解放」,而不是「壓迫」嗎?一直以來,都無認真反省社會階級在教育中的角色。

也不是沮喪,只是多少有點若有所失的感覺。前路漫漫。

 

作者簡介:80後教師,相信教育的解放功能,仍在實踐嘗試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