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法居住

2015/3/10 — 13:45

因為有時搬書賣書,我也會拖篋在街上走的。有次,截極都截唔到的士,又發現前面有一車水貨客正在上車,我就想起之前有篇上水女仔話因為水貨客而搭唔到的士的網文,突然好驚,會不會土瓜灣都開始變成因水貨客而截不到的士——朋友都知,如果我無得搭的士,就幾乎等如寸步難行……真心驚。

其實係咪搞喊細路女,對我而言一點都不重要。令我覺得嚴重的,是這群行動者明知弄錯了,自知理虧還不停手。那位母親打開箱子,箱裡是書和平常日用品,已顯示不是水貨客。正常反應是道歉散去就是了。張冠李戴把港人當作水貨客,就應該道歉。但這些人的反應接近老羞成怒,反向指罵,甚至有動作推跌對方。去屯門公園唱歌的阿伯,是真正的街坊,去唱歌是社區自主公共空間實踐,my little airport都寫過土瓜灣海心公園的唱歌阿伯。反水貨者自己認錯人,做乜要推跌阿伯同佢架手推車?咁同黑警及仆街食環有乜分別?

廣告

這甚至連族群主義都不是,族群主義的話,大家攞身份證出來對一對係咪香港人,就得了。現在看來是,任何不同意某些行動的人,都會被拉出來當水貨客一樣搞。這不是保衛香港,是分裂香港。這不是光復,而是從我們的內部開始黑暗淪陷。我是不是出於被點錯相者的同情,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以一種動物的本能知道,咁樣唔WORK。

黑社會點錯相,都會鳥獸散啦。惡過黑社會咩而家。

廣告

反水貨客無問題,我深切明白北區居民的痛苦;但如果行動沒有底線,就不是正義之師。雖然實際的危險可能還是遙遠,但想像自己和沒有底線的人一齊生活於同一個社會,在精神上是極大痛苦。

恐怖的是,政府一直唔做野,對水貨亂象置若罔聞;但如果政府出於這種亂來的做法而有行動,馬上會有人出來說這樣的行動才有效,即是間接鼓勵更多類似的行動出現。無論兩者任何之一,都會令一般中間派感覺在這個社會無法生活下去。唔反水貨客,香港好難住;如果一直咁樣反水貨客,香港一樣好難住。689真係好野。他無疑就是要,把香港變成無法居住的城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