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營養文化系列.二】續談狗衝排隊食食食打卡呃 Like 現象與問題

2018/10/20 — 14:33

資料圖片,來源:TheDigitalArtist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TheDigitalArtist @Pixabay

面對呢種文化現象的批評,好多人第一個反擊點就是:「唓,我鐘意呀,關你 X 事呀?」呢個講法背後兼持的是「文化相對論」:「某一個文化的行為,不應該藉由其他的文化觀點來判斷;只有從該文化本身的標準及價值出發,才能夠了解該文化。」

真可惜,此言實差矣。如果每個文化都不能夠被批評、修正,咁世界就好大鑊 — 用個極端之例,食人族食人我哋唔可以批評、因為佢哋食人食得開心愉快;又或者清朝女子紮腳我哋都唔可以批評、因為佢哋紮得心甘情願。係咪咁先?!如果唔係,咁點解「狗衝排隊食食食打卡呃 Like」我就唔可以批評?所以,單就「個人喜好」、「文化相對」,而認為其他人不能予之批評的這一個說法,是站不住腳的。如果呢個文化本身就有問題,我們就需要去正視 — 唔係咁咩?

排隊也要有價值,「珍珠奶茶」值唔值?

廣告

點解排隊要排得有價值?又是同首文的「時間珍貴論」有關。當時間已經咁珍貴,你一旦決定要排隊之後的機會成本是幾咁高時,排隊的成果就成為排唔排隊的決定性因素。如果你等咁長時間,是為咗追求更高價值嘅嘢(例如等幾日,可以衝入立法會請願之類?),我仍然覺得好 OK。但如果我哋將咁寶貴的時間用嚟排隊,只是為咗一啲生物層價值嘅嘢(e.g. 食物),咁就真係好低質 — 所以顯然地,「狗衝排隊食食食打卡呃 Like」不止為了解決生理需求,而是存在其他原因。

「珍珠奶茶」已不單是「珍珠奶茶」

廣告

本來排隊是為「食」,但最後排隊竟然唔係淨是為「食」?無錯。如今「排到一杯珍珠奶茶」已成為同儕之間炫耀的話題。「珍珠奶茶」已不單是「珍珠奶茶」,它顯示的是「潮流」、「品味」、「堅持」、「我有你無」、「身份認同」、甚至「文化歸屬感」。呢啲價值的產生,大大增加物件本身的珍貴與價值感;「打卡呃 Like」呢類「售後活動」,亦賦予「購買珍珠奶茶」以外更多的價值,才是人們汲汲於所追求的。但可悲的是,我們竟然是用呢個方法,去「追求身份認同」,甚至是「文化歸屬感」?要做到呢啲嘢,有大把方法,但香港人竟然要用一杯珍珠奶茶去解決?

排隊的象徵意義

有讀者提出,排隊本身就是「令空虛生命變得真實,見著一班人一起排隊,感覺在做一件偉大的事」,實在太有意思 — 透過排隊,感覺好似一大班人做緊好偉大的事(但事實明明就唔是好偉大);而做完後,由於你「以為自己做完一件好偉大的事」,所以你達到「自我滿足」、甚至陶醉於此,而呢種感覺,亦促使你下星期又去排過隊 — 那些曾經排過(現在被我講中而恨得牙癢癢)的朋友們,難道你不是這樣想嗎?!

講咗咁耐,我想證立一點,就是呢種「狗衝排隊食食食打卡呃 Like」,真的是一種「極無營養文化」。它僅能滿足我們生理需求之餘、更令我們用畸型的方法,追求無營養的「價值」(例如以為自己有「品味」、「堅持」等);而進行此行為所付出的成本(即時間),卻遠遠大於其價值。偶而一次半次,其實無所謂,但風行如此,倒是我們該要反省的時候了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