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綫續牌 12 年電視業還能怎樣走下去?

2015/5/14 — 16:33

毫無懸念之下,無綫獲得續牌12年。適逢亞視釘牌,可說是得「天」獨厚,自領風騷。

「香港電視業玩完」似乎是頗多人認同的話語,不過即使快要玩完,也仍然有人玩下去,仍然可以玩下去,只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難有突破性發展,觀眾的關注力,會因為網絡視像的蓬勃而作大幅度的擺向。

一台獨大會否受到挑戰?邱達昌夥拍何超瓊的永升(亞洲)申請免費電視牌照,估計會獲得一男子垂青有別於王維基的遭遇。但假如永升有牌而港視再度落空,恐怕又有一場更大的政治風暴。但兩者就算可以開台,程序上也不是這一兩年的事。一台的挑戰,只在它自己本身。

廣告

基於對電視巨人的不忿,很多人聽到續牌未來六年投資額由70億降至63.36億,反應是門檻降低,是對無綫的優待。這點我不認同。前期籌備高清廣播所作的投資七七八八,增長已無必要。科技進步,4K 製作普通人也可以手到拿來,器材成本大大降低。以簡單一例讓讀者明白,以前出埠拍攝,器材航空運輸超重付費昂貴,但現時高清拍攝所用器材,不過是一部單反;錄影帶以記憶卡代替,超重費用已經可以減省下來。所以製作投資並非必需增長,重點是將錢放在甚麼地方,例如人材。

沒有競爭的行業沒有進步,似乎是金科玉律。但在商業社會,供求也是進步的因素。如果社會需求只要10元就可以滿足,你還會投資20元嗎?香港的現實情況是,雖然TVB節目質素被人詬病,收視下跌,但最差的還可以有百幾萬人收看,有甚麼誘因令電視台發展更高素質的節目?

廣告

不應只問電視台不提供好節目,也應問那百幾萬人為甚麼仍然收看。也許你說:沒選擇嘛!啊,明白了!就是有一批人在沒有選擇下給他甚麼垃圾節目也「睇住先」,這跟給爛選舉方案他們也會「袋住先」沒有兩樣。也許他們從來不會想到可以關機。如果那百幾萬人有一半真的關機,恐怕獨大的一台不得不改革以挽救收視。甚麼樣的觀眾造就甚麼樣的電視台,就如甚麼樣的公民造就甚麼樣的政府。

條例要求每年的本地製作節目至少要有1.2萬小時。其實幾多小時的要求沒有意義。即使政府規定百分之百是「本地製作」,亦很容易符合要求。找個主持找班藝人「維威喂」食餐飯都可以講一個鐘節目,填滿時數還不容易?根本就不應有時數限制,只要開放電視市場,電視台自然會在競爭之下盡量增加製作,因為任何時段都在戰事當中。曾幾何時(電視兩台競爭劇烈的日子),無綫很多節目「存貨」,因為已填滿條例需求,超出數量的製作積壓艙底。當年一些劇集,無法安排播放,於是先賣埠東南亞,其中有鄭伊健當主角的,馬來西亞觀眾看了無綫錄影帶劇集,很多娛樂公司找鄭伊健往馬來西亞登台,無綫才突然驚愕:乜伊麵咁多人識?所以鄭伊健是先從馬來西亞紅起來的。設立最低要求,其實等於設定上限,沒有競爭誘因,做夠就得啦,何必做太多?

至於指定每星期四小時「時事、紀錄片、文化藝術、青年人」節目,等於告訴電視台:「四小時夠了」不必更多!你知道翡翠台還有個《文化廣場》節目嗎?不多不少,每星期一次一小時(逢星期日上午九時),純粹為了符合「發牌條件」。找來藝術團體到錄影廠介紹一下,這就叫做推動文化藝術了。長官意志良好意願希望電視台增加推動文化藝術的節目,可是在市場主導下,電視台利潤至上沒有必要投放資源於少眾收視的製作上,除非它還有社會良心。又或者社會形成一種風氣令它不得不加重關注文化藝術。

比較有趣是每年20小時「獨立本地製作」。如果電視台不只關顧「自己友」,能夠開放這每天約3分鐘時段出來,不加審查(除了需符合廣播條例),許多許多獨立團體會傾力製作短片賣給電視台。事實上在網絡世界已有很多令人擊節讚賞的短片,水準比現有電視節目過之而無不及,例如《激戰獅子山》,但無綫敢播嗎?可能最後那20小時(到2020年60小時)都是某某食家的製作公司泡製旅遊嘆世界之類的節目,甚至XX社團總會自拍的遊學美國特輯。

 

(文首片段由作者製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