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處容身的香港「低端人口」 被清走的北角天橋露宿者自白

2017/11/30 — 14:45

上周四(23日),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郭偉強「成功爭取」政府部門清走了北角糖水道天橋的一班露宿者。潔淨、寬敞的城市背後,無家可歸的邊緣人卻苦無藏身之處。

在「大掃除」後近一星期,《立場新聞》記者昨晚(29日)來到糖水道天橋現場。光亮的天橋找不到半點雜物,唯獨兩位露宿者瑟縮一角。即使其他人已被逼漂泊到其他地方,有人仍視糖水道天橋為家,鋪紙皮坐著睡覺;有人則到附近的麥當勞借宿一宵,卻擔心令商戶難做。

天橋雜物被清走,一班露宿者散落四周,卻仍然存在於北角社區中,掙扎求存。

廣告

晚上天橋人流稀少 原本露宿處加設圍欄

廣告

早前郭偉強在FB發文,稱經過與政府部門斡旋後,已清空了糖水道天橋,「還以市民一條整潔又可行的道路」。他精心製作一系列連環圖,對比天橋清理前後的情況,形容行動之後天橋已「乾淨曬」。

郭偉強一心宣揚「政績」,卻引來大批網民留言炮轟。有人批評他「天寒地凍係要搞到人哋連床位都無埋先安落」,亦有留言質疑郭偉強是要「學主子清理低端人口」,將事件與北京近日將基層民眾驅離家園的事件相提並論。

「大掃除」近一周後,記者昨晚九時許來到糖水道天橋。天橋正下方就是行人紅綠燈,大部分人都直接橫過馬路,在深夜的天橋上,幾乎看不到任何路人走過。

空蕩蕩的天橋已沒有雜物,原本有露宿者的地方,如今已加設了一道圍欄。露宿者走不進去,行人路卻收窄了三分一。

在天橋一角,坐著兩位露宿者,男的擔著一張椅子,女的鋪著紙皮而坐。看見記者手執相機走近,他們誤以為是政府人員又來找麻煩,立即提高警覺質問來歷。得知記者只為採訪,他們鬆了一口氣,開始卸下心房剖白自我。

天橋正下方就是行人紅綠燈,大部分居民都選擇直接過馬路。

天橋正下方就是行人紅綠燈,大部分居民都選擇直接過馬路。

原本有露宿者的地方已加設了圍欄。

原本有露宿者的地方已加設了圍欄。

阿基:近日天氣漸冷 可到何處去睡?

57歲的阿基是其中一位糖水道天橋的露宿者,與妻子離婚後開始露宿街頭,如今已在糖水道天橋住了將近一年。身型健碩的阿基自覺「有手有腳」,拒絕向政府申領綜緩,現在做搬運散工維生。

阿基告訴記者,在天橋被政府掃蕩之前,曾經有七、八位露宿者同住。如今天橋被清理得一乾二淨,他每晚無處可歸,附近的24小時麥當勞,又或是幽暗的公園,成為他的僅餘的容身之所:「離晒譜,這幾天開始寒冷,叫人到哪裡去睡?若果日日去麥當勞,阻著別人做生意,都會被責罵。」

沿著長長的英皇道走,一道又一道的天橋在頭頂略過。糖水道天橋不留人,其他天橋可有留人處?阿基感嘆,附近一帶的天橋都早已被掃盪過,露宿者無處可留。他指向遠處的另一道天橋道:「全部都趕走晒,到銅鑼灣維園都沒有(地方可睡)。」

他曾住過露宿者之家,卻發現該處無位置擺放家當,容易有偷竊問題。而且宿舍又設有門禁,對要外出工作的他而言極為不便,結果他住了兩天就決定走回街頭露宿。

他批評香港政府過份守財,希望當局可以學學澳門多「派錢」,以及資助窮人租屋,好讓他們有瓦遮頭,「起碼可以過安定的日子,可以睡覺」。

阿基

阿基

雯雯:住了三年有感情 覺得天橋是屋企

36歲的雯雯坐在紙皮上,整理著收集來的電子零件、銅線鐵線,她說賣出去可以賺數百元。

在這條天橋上住了足足三年,雯雯家境其實不俗,惟數年前因感情問題一度試圖自殺,加上喪父的打擊令她一蹶不振。母親其實就住在附近,但她卻不願讓媽媽見到自己落泊失意的樣子,終於有家歸不得。

自上周四的「大掃除」後,連日來都有食環署人員來到糖水道天橋清理雜物。雯雯稱,昨日早上亦有食環署前來巡查,有露宿者將床褥放在隱蔽角落,仍然難逃被清走的命運,「好似要趕盡殺絕」。

雯雯解釋他們之前在天橋上「搭房」,是擔心冬天冷風吹襲,亦為防有人偷走家當。她自知「搭房」做法稍為過份,但如今政府日復一日、清完又清,自言「適應力好強」的她,今晚只能在紙皮上坐著睡。

對於郭偉強「成功爭取」清理天橋,雯雯怒斥:「他好撚衰!一句就話清,甚麼都沒有幫過我們 ... 做區議員最少要安撫民心,我們都是人,不是禽獸!」

「每個人都有血有肉,住了三年,我對此天橋都有感情。無論走到哪裡,我每日都會回來這裡,覺得這裡是屋企。」

屢獲社工幫助 雯雯:一定會起返身

在天橋居住多年,雯雯稱不時有街坊偷拍、報警。區內的年輕人總愛竊竊私語地取笑她:「你們笑我,令我愈來愈自閉,很怕見到陌生人 … 想笑又忍著,那種表情最令人難受。」

聖雅各福群會的社工又為他們租了一個細小單位放置重要家當,以防被人清走,例如是亡父的遺物、未經鑒證的玉鐲。雯雯坦言,這些都是別人眼中的垃圾,但他們珍而重之。

寒冬將至,雯雯擔心今年再無雜物可以禦寒,尤幸近日有社工稱將會送來帳幕,總算可以擋擋風,有人巡查時又可以快速清走。

「感謝那些幫過我的人,我們應該要起返身,我一定會起返身」。

雯雯

雯雯

 

文:Simon L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