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論你遇見誰,他都是對的人」正確嗎?

2015/10/14 — 15:19

「無論你遇見誰,他都是對的人」,「無論發生甚麼事,那都是對的事」,正確嗎?( 圖片來源:Ryan McGuire )

「無論你遇見誰,他都是對的人」,「無論發生甚麼事,那都是對的事」,正確嗎?( 圖片來源:Ryan McGuire )

在新紀元思想裡,有人提倡「無論你遇見誰,他都是對的人。」或「無論發生甚麼事,那都是對的事」以及「無論發生什麼事,那都是唯一會發生的事。」等。

這些想法一直備受爭論,有人就會反駁難度遇到被姦也是對的事?我也一向不信這些說法。當然不可能每個人都是對的,盧寵茂、何君堯、梁福元、李國章難道都是對的?(討厭黃絲的則可自行套入學聯、學民思潮或佔中三子)又如果兩個人的看法完全相反,難道可以兩個都對?

我反而會這樣演繹這些新紀元想法。縱然你認為以上的人不對,但站在他們的角度,他們都認為自己是對的。為甚麼壞人也是對的?因為壞人當然覺得做壞事(對自己有利)才是對的,做好事(對自己無利)是不對的。所以當你一旦遇上壞人,壞事就必然會發生,而那就是唯一會發生的事。

廣告

這樣看法並非是無聊的,那能令人放下。比如素食者儘管自行茹素,但他仍明知每年有500億隻雞慘在籠中接受終身虐待及屠殺,如果總是對這些慘況念念不忘,人也很容易抑鬱。可是當明白到因為那些人都是貪吃的,他們當然就會這樣吃雞,這件事必然會發生,那似乎就比較能夠接受。我是憑這想法,渡過了幾年前為雞隻而感到的哀傷。

那也不一定要對應壞人,也可對應義人。比如左膠(不好意思,因行文需要今次有必要這樣用)與本土派壁壘分明,甚至互相憎恨,覺得對方毫無道理。但當本土派想到能稱得上左膠,想法當然是所謂的膠;左膠也想到既然稱為本土派,當然是捍衛本土利益的。那樣對方的做法,就似乎變得理所當然,並非如此乖背常理,變得比較好接受。那甚至可以進而因理解對方的看法和堅持,而開始嘗試在不觸犯彼此禁忌的領域,去尋求彼此都能接受、儘管可能片面的共識。(我直覺覺得這有點接近陳志輝教授的左圈理論。)

廣告

純粹有感而發,我這個演繹是完全扭曲那些新紀元思想家本來的意思的。也許你仍記著曾經有哪些人傷害過你,就看我這個演繹,會否有助你釋然吧。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