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燈未枯,輪迴轉世《立場》生

2014/12/26 — 14:26

[角色申報︰本人是《主場新聞》最早期博客,快將出現的《立場新聞》,本人將會更積極參與,我較喜歡姚崢嶸的「義工」稱謂,遲一步可能以兼職受薪的形式更更積極參與。]

作為一個面目模糊、在旺角高空擲物都會掟死幾個差唔多樣的前電視新聞主持及記者,自從《主場新聞》興起後,我走在街上,開始有朋友叫得出我名字;對此,本人表示我恐懼,我不想全世界都知道我的低調,真係多得《主場新聞》唔少。

作為一個寫字的人,《主場新聞》令我的文字多了最少數倍朋友關注,沒有怨言,只有感謝。

廣告

作為一個人,我在一眾「主場博客」中,認識了很多各階層新朋友。幾十歲人還有新朋友,這是奇緣。

不過,這些非最重要。

廣告

《主場新聞》以《立場新聞》重生,我上心。我關注的是︰香港需要怎樣的新媒體?

主流媒體被收編,未收編的則危機四伏,老大哥就在轉角,大家都說,希望在新媒體。

《主場新聞》的經驗,告訴了大家,這樣的新媒體有市場︰集合即時新聞、即時評論,多元化博客文章。散兵游勇不成事,集合力量,互相啟迪,才是正道。

《主場新聞》猝逝,其他新媒體平台都在鑽營這個「市場空間」,半年來可見,各類新平台各有優勢,但始終未能佔領《主場新聞》發掘到的空間︰有些網媒因資源人手所限,只有評論,沒有即時新聞;有些網媒,文章多而雜,感覺失焦,好文章不易找;另一些,或有即時新聞,卻似乎新聞角度拿捏未到家,亦未有製圖高手。

有些新媒體,資源看來豐厚,花錢在fb大賣廣告推post,卻力推八卦秘聞,走「娛樂至死」的路,別樹一格,莫名其妙。

我撐《立場新聞》,因為相信這個班底,有經驗,有能力;他們重新凝聚,我寄予厚望。在《立場》創刊辭裡,他們表明「堅持報道真相,不因立場而扭曲事實。我們深信獨立的重要性,處理每一宗新聞時,均不會有隱藏議程,亦不會討好權貴;我們認為傳媒的責任是監察權力、制衡權力,定必繼續為無權者、弱勢和小眾發聲。」

我相信他們並非信口開河,因為,大家眼見,由董事會成員到編輯記者,都絕非「善類」,在新聞原則之上,他們都有自己的堅持,要干預他們的運作,談何容易。你不相信蔡東豪,也請相信這個班底,他們不是省油的燈。

又有評論謂,由《主場》到《立場》都是「離地中產」口味,我又係受寵若驚,我所認識的大部分編輯記者加博客,如果叫中產,相信只屬一群「下流」中產,而本人更屬於嚴重下流的中產。博客愛寫藝術音樂、行山跑步、綠色生活、科學、性小眾,這些不叫離地,不是中產專利,這是生活。抗命年代,我們也需要好好生活,間中唱唱歌;荒謬堆積,我們需要慰藉之所,否則怨念叠加,不可收拾。我希望日後《立場》有一版講旅行,最好重開風月版。

我信任《立場》,源自《主場》的往績。還記得七月初,佔中預演511人被捕後的一段日子,《主場》記者編輯努力搜尋被捕者感言,重整事件經過,這些固然是主流媒體不會做,《主場》勞心勞力搵料,而且文章鋪排推post得宜,網絡上的迴響,不限於社運中人,而是廣闊大眾;還記得七月初,《主場新聞》的文章like數驚人,隨便一篇文都成千上萬個like,當時我已有點擔心,大鑊,權貴們不怕你激進,他們就係想人更激進,找機會擲催淚彈,最想你撞爛多幾塊玻璃,做個真正的暴徒,然後右派勢力抬頭,鐵腕管治有理;他們就是怕溫和的「沉默大多數」認清事實,行動起來,全方位抵抗。這一點,《主場》的影響力,反而是當權者所恐懼。

每一個網絡媒體,都很脆弱,這是團結的時候,是集合力量的時候。有心人,一個都不能少;有心的傳媒,我們就走著瞧,看看《立場新聞》做甚麼。They can’t kill us all。

《主場》倒下時,我說過,要「留一口氣」;現在,燈未枯,輪迴轉世《立場》生,我不甘於只留一口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