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爆名校學生食ADHD藥考試 精神科醫生嘆社會標準不變 學生壓力永無減輕

2017/1/25 — 17:52

背景圖片來源: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編按:精神科醫生許龍杰於1月26日再發文澄清,有關所謂「半班名校食ADHD藥」的講法,其本人並沒有進行深入調查得出準確數據,純粹引述個別家長的講法。同時,「學生過份使用ADHD藥」的問題,並不是一般非法濫用精神科藥物的情況,也不是指家長自行買藥,而是病人已得到醫生確診ADHD、但徵狀輕微的個案,鼓勵社會在功課量的問題上入手,幫助ADHD的小朋友,減少用藥的比率。許醫生指用辭若引起誤解和不便,表示歉意。】

教育局決定在全港小學推行新版TSA(學生基本能力評估BCA),令各家長譁然,炮轟當局無視學生壓力。經常撰寫評論文章的精神科醫生許龍杰,在社交媒體引述家長透露,有名校學生的家長,瞞著老師讓學生吃ADHD(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藥物,以提高專注力。他形容入了名校「才是惡夢的開始」。

不過,他認為TSA只是稻草人,大家幻想打倒了它,所有的問題都會解決,許卻認為,只要社會繼續以金錢和成就作為單一標準,家長只看重成績去選校,初小學生的功課壓力,就永無可能有減輕的一日。

廣告

許龍杰昨日在個人Facebook貼文,透露名校學生食ADHD藥的比率較一般理解更高,又指家長家境好,有錢看私家醫生,藥名和藥樣也在家長WhatsApp 群組和討論區傳來傳去,家長會瞞著老師讓同學吃藥考試,最終學生產生心跳、手震、尿頻、肚痛、拒絕上學、情緒失控等副作用,需要求醫。

但他未有透露食藥學生本身是否有專注力失調或過度活躍症症狀,並在留言表明「家長講的,我無調查過。」

廣告

許龍杰指出,名校的水準一般比TSA水平高很多很多,所以不用理會TSA,但小朋友雖看不到全港水平,卻看到同班同學的水準,所以即使如何努力,也很自卑。至於中游的學校,和TSA的關係多一點,但TSA題目已完全融入在學校的功課,新版的操練習題,出版社也都已刪去了TSA的字樣,逃避教育局的監察。而且,TSA的補課只佔整體功課量不到10%,考試的時間就更是1%都不到。

他的結論是,TSA就像一個稻草人,大家幻想打倒了它,所有的問題都會解決;同時教育局堅持不取消,結果大眾都將注意力消耗掉,看不到真正的問題。他認為,「只要社會繼續以金錢和成就作為單一標準,家長只看重成績去選校,學校繼續力爭上游,老師繼續將壓力卸向家長和學生,初小學生的功課壓力,就永無可能有減輕的一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