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爭取全民退保中民間與政府的角力

2015/9/23 — 10:40

特首梁振英曾於行政長官競選期間表示「搞全民退休保障唔使轟轟烈烈,只要認認真真」,彷彿告訴市民,他當選後將會一改前朝對全民退保闊佬懶理的態度。

特首梁振英曾於行政長官競選期間表示「搞全民退休保障唔使轟轟烈烈,只要認認真真」,彷彿告訴市民,他當選後將會一改前朝對全民退保闊佬懶理的態度。

今年年底,扶貧委員會將就退休保障進行諮詢,表面看來政府似乎是要「搞好民生」,回應對全民退保的訴求,但事實是,梁振英政府其實一直設下各種關卡,阻礙全民退保推行,所謂的「諮詢」亦可能與市民的期望有很大差距,全民退保從來不乏可行的方案,最大的阻力其實源於當權者。

梁振英走數 全民退保防貧變扶貧

特首梁振英曾於行政長官競選期間表示「搞全民退休保障唔使轟轟烈烈,只要認認真真」,彷彿告訴市民,他當選後將會一改前朝對全民退保闊佬懶理的態度。然而梁振英上台後,第一件事做的並不是兌現承諾,而是推行設經濟審查的「長者生活津貼」,及後又將研究退休保障的工作,置於扶貧委員會的框架內進行。本來全民共享的防貧政策,霎時變為幫助最有需要人士的「扶貧政策」。

廣告

可是這樣的審查制度並未對改善貧窮問題有太大幫助,長生津實行後,貧窮率只微降2.8%。防貧沒做到,扶貧也搞不好,社會不斷有聲音要求梁振英兌現設立養老基金等競選承諾。怯於民間壓力,政府在2013年決定委託港大周永新教授就民間的退休保障進行研究,但在研究過程卻橫加干涉,要求加入各項的未來經濟情況假定。或許,政府的如意算盤是借力打力,利用「研究」去否定全民退保。

周永新研究結論  全民退保切實可行

廣告

不過,周教授團隊研究得出的結論,卻並非政府所願看到的結果。研究報告明確指出實行全民退保的條件已成熟,不認為設經濟審查的方案是更佳的選擇。在關鍵的全民退保可持續性問題上,周教授團隊對各民間方案進行精算及壓力測試,以科學的方法確認主流的全民養老金方案能渡過人口高峰期,即使在經濟不景的情況下仍能維持相當的養老金儲備。至此,全民退保的可行性研究已擺在眼前,政府不可能再以「研究」為名拖延全民退保。

可是,梁振英完全無視研究報告的結論。他一再強調對全民退保有保留,更在施政報告中杜撰全民退保方案2050年爆煲的謊言。與此同時,政府卻另開戰線,宣布預留500億作退休保障之用,並委託扶貧委員會就退休保障進行公眾諮詢。

操控諮詢框架 密謀重新篤數?

既然是向公眾諮詢,政府理應不作預設立場,但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卻表明退休保障只限幫助有需要人士,先旨聲明強積金轉移的融資方法不可取,形同對全民退保落閘。而那500億元究竟會用在那裡,我們更加無從得知。在制定諮詢框架時,政府亦試圖加入多種不同類別的議題,例如增加強積金供款率、檢討現有社會福利政策,將人人共享的「全民」的概念偷換成大雜薈的「全面」,令全民退保的融資討論更加失焦。

除操弄諮詢框架外,民間團體更擔心政府以更新數據為名,推翻早前周永新報告的研究結論。這些憂慮並非空穴來風,勞福局局長張建宗在立法會上回應有關數據更新的追問時,一直不肯承諾沿用周永新報告的研究假設,這樣政府只要稍為修改對養老金的承擔比例,或故意推遲供款年期,本來可持續的全民退保融資方案就可能出現變數,讓公眾產生錯覺以為全民退保不能持續。

假諮詢偏袒審查民間方案只作附件

事實上,扶貧委員會對全民退保的融資方案的態度,時有「大細超」的情況。政府只把全民退保民間方案放在諮詢文件的附件中,相反卻選取民建聯及新民黨的審查方案作諮詢。在扶貧委員會會議中,更對羅致光設審查的年金方案重視有加,對其特定研究討論,基層團體要求在扶貧委員會討論民間方案,卻沒有得到回應。種種跡象顯然,政府已有預設立場,偏袒審查制度。

多個民調已顯示,支持全民退保的民意一直在七成以上,支持者更是來自不同階層,政府以「未有共識」為由拖延全民退保,實在難以說服公眾。以控制諮詢框架及修改數據等方法轉移討論焦點,亦無助解決人口老化帶來的問題。在未來數月,是爭取全民退休保障的關鍵時期,扶貧委員會究竟會懸崖勒馬將民間融資方案納入諮詢焦點,還是繼續閉門造車,將討論方向轉移,我們拭目以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