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父罰八歲仔跪行回家」事件 — 父親的錯?

2017/2/8 — 13:06

一月底,有網民社交網站群組分享短片,拍得一名8歲男童,被父親罰扭著耳朵、跪著過馬路。(網絡片段截圖)

一月底,有網民社交網站群組分享短片,拍得一名8歲男童,被父親罰扭著耳朵、跪著過馬路。(網絡片段截圖)

【文:黃景麗(香港家庭福利會社會工作顧問)】

「罰仔跪行過馬路,離譜爸虐兒被捕」(相關報道),翻開報紙便看見這個頭條大標題,並附上小孩膝蓋紅腫的相片,新聞十分「搶眼」,內容也引起社會熱烈討論。孩子的爸爸事後更稱自己「生得佢出,就要教好佢」,對於「虐兒」的指控似乎只感到無奈,亦沒有半點悔意。

廣告

誠然,孩子爸爸的管教「方式」是真的「離譜」,報章上不少專家已分析過當中的弊端,責打與重罰不但不能提昇孩子的自我控制能力,反而容易影響他的自尊感,破壞親子關係,長遠更只有令問題惡化。然而,「有頭髮,誰想當禿頭?」孩子爸爸的心情也不是不能理解。單親爸爸既要為口奔馳又要安排孩子的起居飲食,更要支援各種學習需要。孩子規行矩步還可,若然有什麼行差踏錯,做父親的要收拾焦急之情,好言相勸,又談何容易?若然孩子屢勸不聽,一錯再錯,做父母的又不懂其他有效的管教方法,便只有越鬧越兇、越罰越重,最終出動了「跪行」這下策。孩子教不好,自己反成千夫所指,更要面對法律制裁,父親的苦,也許無從申訴?

社會面對父母的「虐兒」行徑,除了斥責以外,或許更應多一份關懷,從根本的問題著手,為父母提供充足而到位的家長教育與支援!

廣告

其實不只這位非常爸爸,撫心自問,作為父母的我們又有多少人懂得為人父母之道,又或有機會接受得到高質數的家長教育?我們大概也只能按照上一代的教學方式,配合自己當時的情緒狀態,見招拆招吧!實在,孩子的行為往往不只挑戰我們的育兒知識,實在也在挑戰我們的情緒控制,以致個人的成熟程度吧!與其怪責父母,不如想想有什麼方法可以有效支援他們,讓大家除了「體罰」、「責打」以外,也能明白孩子「問題行為」背後所反映的深層需要,從而有效地幫助他們健康成長!

就以「講大話」為例吧,不學便不知,原來孩子說謊原因可以有很多。

如果只是針對行為,只要求孩子不說謊,又或因「說謊」而懲罰他,往往不能帶來持久的轉變。「說謊」可能是因孩子對自己要求太高,接受不到自己的「失敗」,因此靠說謊來讓自己和別人好過一點。若是如此,要處理的便不單是孩子的「說謊問題」,而是他對自己的接納與肯定,要他能面對自己的過錯,便得先幫助他建立一個較健康的自我形象。

「說謊」也可能 源於父母管束過嚴,孩子固然未能做到零過錯,卻沒膽量面對後果,唯有說謊。孩子雖然明知不能隱瞞,但恐懼太大,還是避得一時得一時,避到避無可避再算吧。若是如此,再多的懲罰恐怕也無濟於事,反而會讓問題進一步惡化 。

「說謊」當然也可能源於孩子身邊成年人的行為,他們不停聽到成年人的謊話,但卻看不到他們所須承擔的後果,自然跟隨了他們的行為而不是他們的「教導」。

單單處理孩子的謊話已有這麼多學問,試問一般的家長那有這麼多機會接觸到、學習到這些知識?與其怪責家長,不如聚焦在如何能為家長提供足夠而到位的教育與支援。

教養孩子,大概是父母一生的事工,讓我們看到孩子或父母的「不當」行為時,除了指出當中的「不是」外,也能對父母的困難多一份理解,幫助他們掌握有效的方法,獲得有效的支援來協助孩子成長吧。

 

作者簡介:

黃景麗—香港家庭福利會之社會工作顧問、註冊社工、家事調解督導、認可親職協調員,身心語言程式學執行師,擁有香港大學社會科學(輔導學)碩士學位,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社會工作)學士學位,並已完成「兒童為本─遊戲治療」課程及相關實習。黃姑娘從事家庭輔導超過二十年,除了為無數兒童、個人及家庭成員提供輔導外,她亦經常被邀往學校及不同機構舉行家長講座、職員培訓等。黃姑娘亦是香港家庭福利會「朋輩調解計劃」的創辦人之一;

香港家庭福利會乃本港主要提供家庭服務的非牟利福利機構,於1949年正式成立,本著「以家為本」的服務理念,致力為香港不同階層的家庭及其成員提供一站式高質素的專業社會服務。(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