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牧函疑不點名批評陳日君反對教宗 湯漢:表達須節制,應當服從

2019/3/14 — 18:29

由教宗方濟各任命,現時領導天主教香港教區的宗座署理湯漢,於教區刊物發表致教友的牧函中,不點名批評教會內有些成員,「當教宗的觀點與他們的觀點一致時,他們便擁護教宗;但當教宗的觀點有別於他們的觀點時,他們便以言論反對教宗。」他重申天主教徒應服從教宗,及尊敬任職羅馬教廷的神長,「因為教宗親自揀選了這批緊密的合作者」。湯漢又指雖然教友有權利和義務,在有益於教會的事情上表達意見,但表達時須有節制,「特別是當一些意見會造成嚴重混亂、或引起信友間的不和諧,以致危及公益和教會共融之時」,他指這個「共融」,包括對教宗領導教會的認同。

下一期《公教報》刊登湯漢最新論教宗角色的牧函。

下一期《公教報》刊登湯漢最新論教宗角色的牧函。

廣告

今次是自 2009 年以來,湯漢發表的第 43 封牧函。牧函仍未上載至教區網頁,亦未上載至《公教報》網頁,不過將會在本周日(17 日)出版的實體版《公教報》作頭版報道。牧函的題為《以信德的目光正視教會》,談論兩個議題,分別是教宗的角色,以及教會發生性侵犯未成年人的事件。

批評有教會成員認為教宗不清楚自己所言所行

廣告

湯漢牧函談及教宗角色時,完全沒提及中國教會及中梵關係,他在文首盛讚教宗方濟各「備受稱許,絕不為過」,稱對方為一位謙遜和開放的教會領袖,熱心宣揚天主慈悲仁愛信息,也是一位為世界和平與宗教交談作出重大貢獻的公眾人物,惟教會內「有教會成員」對教宗抱有疑惑、不信任,甚至敵意,「他們認為教宗不清楚自己的所言所行,或認為他的言行偏離教會訓導。」

湯漢所批評的「教會成員」疑為一直對中梵就主教協議持反對意見的香港教區榮休主教、樞機陳日君。陳雖然曾指中梵簽署協議後會隠修,但這位敢言牧者其後繼續於個人網誌表達對中梵協議的不滿和疑問。例如他在本月 5 日的網誌說,「若望保祿二世和本篤十六世都曾強調『我們』和『他們』(指教廷和中共)的區別,這區別並不是純屬過去,樂觀的教宗方濟各也不能一揮魔術棒使它消失,對這事斐洛尼(Fernando Filoni)樞機和柏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是最清楚不過的。」斐洛尼為教廷萬民福音部部長、柏羅林為教廷國務卿,兩人被視為梵蒂岡支持中梵締約甚至建交的中堅人物。

現年 87 歲的陳日君,近日撰寫的文章甚至觸及教義中教宗無誤的說法。他上月 22 日的網誌《坐下來,整理一下訊息》提及,「我說過:如果教宗做了我的良心以為是不能接受的事,我會開始『隱修』,因為在這情形下我已不知怎樣回答別人的問題了。我不能說教宗沒有錯,那會違反我的良心。我也不能說教宗錯了;這不是因為教宗不能錯。教宗祇在以他最高權威教導信德道理或倫理原則時不能錯,在其他事上他是會犯錯的。」陳日君還特別提及方濟各最近在智利「犯了大錯」,當有有人向他投訴神職人員性侵孩童,教宗指他們譭謗。事後查清投訴人講的是真話,「教宗很勇敢,出來認錯,並向那些投訴者道歉,很偉大。」但陳日君同時指教宗身邊的人「沒有幫助他避免這樣的錯誤」,暗批方濟各身邊的教廷官員。

陳日君,圖片來源:victimsofcommunism.org

陳日君,圖片來源:victimsofcommunism.org

認為教徒應向教宗表示服從

回應對教宗和梵蒂岡官員的批評,湯漢在牧函中明言基於教會與時並進,以及教會不斷改革和淨化自己,「我們有責任全力支持教宗」。他指教宗作為伯多祿的繼承人,亦是基督在世代表,教宗在人性層面中,「一如眾人,有其局限性和軟弱之處」,不過由於他是基督建立教會的「磐石」,所以即使面對黑夜和風雨,他仍會「平安抵達天鄉」。

湯漢批評「教會內有些成員」似乎抱著一種取態,當教宗的觀點與他們觀點一致時,他們便擁護教宗;但當教宗的觀點有別於他們的觀點時,他們便以言論反對教宗。他指教宗在傳授天主教信仰和倫理上,享有「不能舛錯」的特恩,「這固然僅限於某些很特殊的情況。然而,即使在其他情況下,當教宗以普世教會最高牧者的身份來報導和帶領天主子民時,我們作為天主教徒,亦應當向教宗表示服從。」

他亦指信徒亦當尊敬任職於羅馬教廷的神長,「因為教宗親自揀選了這批緊密的合作者,來分擔他作為最高牧者的使命。」湯漢牧函雖然確認根據《教會憲章》以及《天主教教理》,信友有權利、有時更有義務在有益於教會的事情上表達意見,但「我們表達意見仍須有節制」,特別是當一些意見會造成嚴重混亂,或引起信友間的不和諧,以致危及公益和教會共融時。湯漢最後指,教會共融有三個層面,包括對聖統制,即相信教宗作為全體主教和教友的「永久性的、可見的統一中心的基礎」。

湯漢(中)、夏志誠(右)

湯漢(中)、夏志誠(右)

明令司鐸及教會人士不能和小孩個別獨處

至於性侵問題上,湯漢指香港教區會根據早前教宗羅馬召開會議後的原則,修訂兩份教區守則,為聖秩候選人達到性心理成熟階段,提供完善的計劃。另外亦嚴令所有教會負責人,以及從事牧靈工作或教會活動人士,無論任何理由都不能在隔離和關閉的地方,與小孩子個別地獨處。即使是司鐸聽小孩子告解,亦須令有令人信任的成年人在場。

湯漢又承諾,對教會性侵事件不容許保持緘默或隠瞞,「我們需要保護的,是被侵犯者及可能被侵犯者,而不是侵犯者及教會機構的聲譽。」他亦指對侵犯者改過遷善的最佳方法,「就是與他們對質,使他們面對自己的良知,並為自己的罪行承擔責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