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狹窄的香港教育 抹殺孩子的想像

2019/3/15 — 14:42

Karen 與任教學生合照

Karen 與任教學生合照

【文:曾卓君 Karan Tsang(良師香港校友);編:林昱志(良師香港項目主任)】

只要願意花時間,學生會給予許多發自內心的回應。我也覺得教育應該是廣闊的,給予多點空間學生玩耍,讓他們自己思考,他們會給你很多驚喜。

「這個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還有詩與遠方。」

廣告

當初參加 Teach For Hong Kong,我懷著一個微小的理想 — 我希望學生的眼界能廣闊一點;在這個狹窄的世界,依然看到那無邊無際的天;因為,生存並不代表活著。

一年的自我反省

廣告

作為這個考試制度的倖存者,我發現自己會習慣地融入職場常規、習慣地追趕教學進度、習慣地在框架裡摸索教學點子。

自問對學生還算關心,每天堅持和學生一起吃午餐;上課前後都進行「心情小統計」,然後跟進;希望教學以外,也能傳道解惑。

然而不知不覺中,我仍然會希望學生考試成功、學業進步,成為一個大家眼中的好學生。

同時,我卻又不斷反問自己:

我是不是也抹滅了學生對世界的好奇心呢?
我是不是也讓他們變成了工業社會的產物?
我讓他們喜歡我,可我走了後,他們還會熱愛學習嗎?
那個今年才學會 26 個英語字母的學生,明年還會有熱情繼續學習英語嗎? 
問題到底出在那?
……

我總是覺得缺了些「東西」。

我明白,面對某些框架與規則,自己感到無能為力。可是,當我想學生可以看到「詩和遠方」時,我自己又能看到「那遠方的田野和高山」嗎?當我漸漸都對世界失去好奇心,又如何讓他們看到我想像的遠方,又如何讓他們創造自己的遠方?

我們作為在這個考試制度出來的老師,可否突破自身的框架,帶一個廣闊的世界給小孩子?

Karen 於學年完結前,將一年來的相處點滴紀錄送給學生

Karen 於學年完結前,將一年來的相處點滴紀錄送給學生

讓學生感受「遠方」

還記得開學時,學生對英語不感興趣,上課也不太認真。

透過觀察和接觸,我發現「學生看不到學習英語的用處」,才是他們最大的障礙。他們日常以廣東話、普通話交談,不能體會學習英語的需要。因為這種不明白,所以他們便沒有動機學習,亦覺得不需要努力學英語。

然後,我花了一整課時間,以英語進行了一個自我介紹。希望透過自身的故事,讓學生體會學習英語的用處。過程中,我展示了許多外國交流時的相片、喜歡的英語書,讓他們感受到我所看到的世界,同時感受到學習英語的用處。

慢慢地,我與學生建立了關係,他們會信任我,會願意與我談心事。我體會到自己的熱情是有力量的,小朋友的改變可以是很快很直接。

我覺得學生的世界裡,人與人的關係可以很簡單、很純粹,只要願意花時間,他們會給予許多發自內心的回應。我也覺得教育應該是廣闊的,給予多點空間學生玩耍,讓他們自己思考,他們會給你很多驚喜。

這是我最享受的過程,可能我會感到累,但絕不會用苦來形容這件事。

作為老師,我要看到遠方,小朋友才能找到他們的遠方。

編按:
這種欠缺了的「東西」/「遠方」,是一種堅持,一種對人生/世界/未來的想像,一種對生命的熱情。如果作為老師都沒有這種想像與熱情,培養出來的學生也會失去探索世界的好奇心,失去學習的興趣。

(Karen 完成項目老師計劃後,現投身法律界,繼續推動教育改變。)

良師香港項目老師計劃 2019-20 已經開始接受申請,你又願不願意用一年挑戰自己,走入學校服務基層學生,並成為未來領袖改變香港教育?我們期待你的答案!

良師香港(Teach For Hong Kong)是一個非牟利機構,旨在透過為期一年的項目老師計劃,安排優秀、具多元才能的大學畢業生到基層學生為主的學校教學,並培育一群具同理心及熱情的未來領袖。我們也會與企業、非政府組織及其他機構合作,提供領袖和職業發展機會,培育未來社會領袖及各領域中的教育倡導者。

 

Teach For Hong Kong 良師香港網站 /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