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侯志強稱被插眼 警察迅速拘捕劉婆婆

2015/4/10 — 18:34

晚上更新報導:

侯志強下午報警,報稱被人用手襲擊面部及眼痛,但拒絕送院。警方調查後,以涉嫌普通襲擊,拘捕86歲的劉愛嬌,她其後獲准保釋。

原來報導:

廣告

上水河上鄉88歲老婦村民劉愛嬌耕作多年的農地,2009年遭人倒泥頭破壞,及後被收回用作興建屋苑及馬路等,婆婆入稟控告村長兼上水鄉委會主席侯志強等人,今日獲判勝訴,可獲償140萬,但復原土地要求被拒絕。侯志強今午帶記者巡視現場,直指是劉的兒子霸地建屋。其間侯志強與劉愛嬌狹路相逢,二人越行越近,雙方口角,對侯指她們霸地,劉婆婆爆粗反擊,「我霸你個命,霸你老母!仆街,仆街!」及「你冇好死呀!」

《蘋果日報》報道,侯志強見狀即謂「等大家睇下邊個係弱者﹗」劉婆婆隨即用手指指向侯的臉部,侯遂指老婦「督我隻眼」、「報警呀吓!睇住佢打我,有冇影到?即刻報警,睇住佢打我一鎚架」,他報警求助,警員到場調查。最後警員用警車帶走劉婆婆。

廣告

《明報》片段顯示,侯在警方到場後向警表示,他與記者談及「霸地」事宜時,劉婆婆「用唔好聽嘅說話詛咒自己,但呢啲詛咒不緊要,如果詛咒到,就無咁多殺人的事件」,但認為「最唔能夠忍」的是她以手指「插我對眼」,「如果冇眼鏡咪盲咗」。

警員問侯傷勢,侯脫下眼鏡,「(隻眼)有無紅呀?」警察:「我睇就無喇,你可以搵人幫你睇。」侯即稱:「無紅都算襲擊吖,點解插我眼呢。」

劉婆婆兒子曾經被斬斷手筋

有線新聞報道,劉婆婆稱雖獲逾百萬元賠償,但失去耕種超過50年的田地,無法種菜感不開心:

「我都唔開心。有錢都冇我去賣嘢(菜)咁開心呀,我去到街有得玩,有得講笑。我而家坐喺屋企喊呀!

百幾萬好架勢呀?好巴閉呀?我賣七年嘢(農作物)呀,我都賣返嚟呀!你賠畀我,整成咁樣你都抵啦。」

侯志強則自辯,沒有填泥,只是按政府指示修復該地。

「(地產代理)萬振成填泥,唔係佢包庇我,事實係佢填,畀我哋捉住,佢想唔認都唔得呀。咁佢填完幾個月後,政府要求回復原狀,我走去回復原狀,by政府嘅order,為公益,為村民做嘢,而導至畀人哋屈,咁你話冤唔冤枉喇。」

劉婆婆兒子:表面上勝訴,實情是「輸咗」

侯志強又反問,「你覺得佢(劉婆婆)可憐咩?霸人地方喎,加埋8個仔1個女,個個二百幾磅霸地方喎!呢啲叫可憐咩?可憐蟲咩?有咁大條可憐蟲咩呢個世界?」

此外,報道引述劉婆婆的兒子侯太樂表示,雖然表面上勝訴,但實情是「輸咗」,「依家賠返百幾萬,塊地佢都攞咗嚟用,我冇得用,佢有得用,咁你話佢係贏咗定輸咗,我覺得佢係贏咗,因為佢唔需要畀返塊地我。」侯太樂直言以平常心看待判決,「我哋唔係想攞錢,係想攞返塊地,對塊地始終有感情,我哋係嗰度大。」

曾挺身阻止地產代理在村內非法傾倒泥頭,以及反對興建骨灰龕的侯太樂,家有10兄弟姊妹,他本身是扎鐵判頭,並擔任職工盟的香港建造業扎鐵工會理事,曾在扎鐵工潮領導工人罷工。2011年,他駕車停泊在上水港鐵站對開馬路時,被兩名持利刀及鐵鎚兇徒斬斷手筋,兇徒得手後乘私家車逃走。發生斬人事件後,河上鄉村民均不願多談,侯太樂的兄長則表示弟弟為民請命,不排除血案與非法傾倒泥頭及骨灰龕事件有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