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乾燒時間與烘焙時間

2019/8/2 — 20:55

懲教署為在囚人士提供職業訓練課程(懲教署影片截圖)

懲教署為在囚人士提供職業訓練課程(懲教署影片截圖)

監房裡頭有種「小無聊」,就是凡在電視和雜誌見到食物廣告,都會盡情詆毁,說它是臭的、腥的、發霉的、有蟲的、帶箘的、有渣的、靱的、唔熟的……總之,極盡嘲笑之能事。此無他,在監房,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的確,在監房這個「劣食之地」,講美食真是難聽過粗口。

不過,今次是例外。我想講「乾燒(消)時間」。它不是乾燒伊麵和乾炒牛河的朋友,而是真真正正的乾燒時間。監房地是個最不怕「費時曠日」的地方,甚麼都要問,甚麼都要等,甚麼都要過五關斬六將 — 買部收音機要一個月;睇牙科要十二個月;睇骨科要兩年以上;家人來探訪見三十分鐘但要等一兩個小時;每天報紙要經過 security search 待下午十二時許才可讀到;監房寄監房的信件尤其耐,隨隨便便也要六天;「香港小姐」和「台慶」一定要等到農曆新年假期才可以看到……可以是程序問題、官僚問題、慵懶問題。總之,習慣了「久等」的人,字典中是沒有「費時曠日」這四個字的。

夢醒的人最難過。有囚友知道坐監即是捱時間,但不想「乾燒時間」,於是對工作和職訓內容有反應和要求。在五大類工作:車衣、印刷、木工、造鞋、皮革之外,可有一些「搵食行業」,例如汽車維修、電腦程式員、牙科助理等等。在職業訓練方面,懲教署的工業及職業訓練組剛推出幾個課程,包括「職業普通話基礎證書」、「衛生經理基本食物衛生證書」、「電腦概念和鍵盤證書」、「演示軟件應用基礎課程」、「裝修電腦繪畫基礎證書」、「虛擬實景焊接課程」、「中級工藝測驗(細木工)」、「製衣業車縫技能認證」,跟僱員再培訓局、職業訓練局、建造業訓練局、製造業訓練局合作,囚友的反應相當踴躍 — 就算不知職訓課程的袖裡乾坤,也爭相報到。因為久旱逢甘露,報得一個得一個,不至於「乾燒時間」就好。

廣告

電影《一代宗師》說:「四十之前,未見過高山,都第一次碰到,發現原來最難越過的,是生活。」此言甚是。身邊的囚友不少已為出獄後的生活張羅;仍有一段時間在獄中的,每天面對很難越過的高山,是無聊,或無用感。以我身處的車衣期為例,囚友摺了幾行骨,就把它丟在一旁,心想:「不會有人對我的車功感興趣」。每天上工,反覆昨天的工作。我們相信如果自己明天消失,也不會有人注意到我們的缺席。

在監房地,無用感沒有年齡差別,也不需要徵求許可,但它卻有本事一次又一次腐蝕人心,消磨意志:「沒有人會對你有興趣,你甚麼都不是,這世界不需要你的存在,過去、現在、將來也是如此。」

廣告

二零一六年的香港重犯率為 24.8%,相對於鄰近城市,香港的重犯率不算高,也不算低。何況,重犯率這回事,該視為「低處未見低」。懲教署為在囚人士建立更生決心的努力是肯定的,但如何突破「四個有一個重犯」的瓶頸?如何改變「無用之徒」的自我形象?如何重建「不再行屍走肉」的人生?在工作上賦予意義和機會是一種方法;在生活上讓我們參與也是一種方法。囚友意識到監房存在着一些問題,他們夢想着解決方法,但沒有人對我們的意見感興趣,「你們根本不了解這世界的運作」;有人甚至告訴我們,「你們只是囚犯,也只能做回囚犯的角色 — 閉上你的嘴,按着指示存活,直接出冊那一天為止。」我很難相信這些說話除了要令聽的人覺得自己很沒價值,以致接受自己在社會階層內該處於一個多麼低的位置之外,還有甚麼功用?

不要「乾燒(消)時間」。我們要的是「烘焙時間」,淬煉人生。所以對於大刺刺宣傳的「2019/20 職業訓練課程」中列明的九個課程,原來每個課程諸多限制,而名額只得廿名,就會明白以 180 個名額面向 1,400 個囚友,本身的設計已經「求求其其」— 你就會明白,「乾燒時間」才是院所生活的主菜。

 

邵家臻
在囚的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