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弱得只剩下「保安理由」

2019/8/26 — 12:38

懲教署影片截圖

懲教署影片截圖

近月的「反送中」逆權運動沸沸騰騰,以致有一宗涉及民主派議員敗興而回的新聞乏人問津。

23 名民主派議員聯署出信給懲教署署長,期望署方可以積極跟進風扇維修事宜及在囚人士訴求,讓在囚人士可以在獄中有合理的生活環境。7 月 6 日,懲教署回覆傳媒查詢時表示,署方致力以穩妥、安全、人道、合適和健康的環境羈管在囚人士;對於院所設施的通風情況,一直有找機電工程署為赤柱監獄的不同囚室量度通風量,最近一次還有 5 月進行,結果發現囚室符合屋宇署對可居住房間通風的標準。至於所謂的風扇失修問題,署方表示赤柱監獄現有 1,590 部風扇,當中只有十八部損壞,正等待維修及更換,並不存在長久失修問題。最後才到萬眾期待的「手提電動風扇」,懲教署表示,「為確保院所的保安,各項獲准交給在囚人士的物品及供在囚人士訂購的小賣物品必須符合本署的保安準則。基於手提電動風扇的外殼及零件會對保安構成風險,署方不會考慮將它引入給在囚人士使用。」

作為囚友,我大抵是活在平行時空。我住的囚倉,一層有 84 個單人倉,共有 22 把掛牆扇,目測已經有六把風扇損壞,至少有一把已經失修三個月,而有關問題我直接向巡視的太平紳士投訴,情況才有所改善。至於「手提電動風扇」不符合保安標準,就更叫人摸不著頭腦 — 既然電鬚刨和收音機的外殼和零件可以通過「安檢」,手提電動風扇卻只能望門輕嘆。它們的分別恐怕不是技術性的,而是政治性的。意思是「誰提出」比「提出什麼」更涉及保安理由。「你投訴,我們就接受,並立即改動,不就是助長了你的聲勢嗎?以後人人向你投訴,管方怎樣再管下去!」

廣告

連手提電動風扇都過不了保安標準,就可以發現不是署方的嚴格,而是她的虛弱;不是她的一視同仁,而是她的萬能 key — 再找不到什麼是不涉及保安理由吧!「飛行棋」、「uno」、「媽咪麵」、「甜鼓油」、「榨菜」、「寶礦力」、「維他命丸」、「ukulele」都注定不會通過保安標準了。於是我們該問:「什麼是保安理由?」、「保安理由如何成為署方的萬能 key?」等問題。

都是「文明」惹的禍。署方一再強調:「確保羈管環境穩妥、安全、人道、合適和健康。」注意,當中沒有「紀律」二字。在懲教署還是監獄署的時代,可以大剌剌地表明「紀律生活」是院所生活的靈魂 — 我是阿 Sir 你是犯,我坐你企,我講你聽,我命令你服從;所以不服從命令,是罪,提出「命令」以外的所有問題,是問題。可是,自 1982 年以來,監獄署正式易名為懲教署,「懲教並重」成了署方的新招牌,「紀律退場」,「人性化管理」登場,要執行紀律,唯有繞道而行,以「保安理由」之名行紀律之實。結果,「保安之名」被過分使用,直至負載過重,沉沒為止。

廣告

所謂「保安理由」,其實是大而化之的一個概念,它一定要語焉不詳,可以自由伸縮,易學易用,隨時操縱。它集「民粹主義」的大成:不重視程序,沒有開口閉口的專有名詞,拒絕知識和研究的介入,而直接推敲人民心聲,以鮮明的語言表達出來,總之要「喝采優先於討論」。它不惜喬裝為一種由下而上的運動,挑動民眾對在囚人士的恐懼情緒,進一步嚴格區分「我們」 和「他們」的界線,彼此不得越雷池半步。

懲教署最大的業績,就是公告社會:「借鑒近年世界各地相繼發生多宗大規模監獄暴動或逃獄事件。署方居安思危不斷檢視及強化部門的預防措施、應變方案及人員裝備,主動打擊任何非法活動。2008 年至 2018 年,連續十一年,沒有任何成功逃獄或越押個案。」(懲教署署長回顧 2018 年懲教工作新聞公告)在署方刷出存在感的同時,也生產危機感 — 若不是保安嚴密,囚犯早就逃之夭夭,破壞道德倫常,令我城日月無光。所以「全靠保安」、「全賴保安」、「全面保安」、「全體保安」。

一般情況下,說謊的人一開始並不相信他自己的謊話。可是經年累月,說得久了,說得熟了,說得習慣了,他們在習慣上……注意,在習慣上也就信以為真。所以,整個情況是,以欺人始,以自欺終。人能夠自欺,部份原因也在他意識和潛意識裡希望如此,因而一拍即合,自己先上了自己的大當。時到如今,「保安理由」已經演化為鎖鏈的兩邊,一邊鎖住囚犯,一邊鎖住署方,彼此都動彈不得。

在「保安理由」之下,時間越久,各種「保安敏感」的東西就累積得越多,直至淹沒了常識為止。哀哉。

 

邵家臻
在囚的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