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活得像遺留在錯誤地方的行李

2019/5/29 — 16:41

懲教署影片截圖

懲教署影片截圖

「我在這裡住了六年,但好像住了一年。我懷疑我有認知障礙症。」囚友看著每星期日的電影時段播放的《幸運是我》時,有意無意吐出了這句話。我當然無法判斷他是否有病,但這也不是重點所在。重點是,這裡十年如一日,不是起居飲食的日程沒有改變,而是起居飲食的內容沒有改變。千篇一律的一天,千篇一律的一月,千篇一律的一年,千篇一律的十年。It is late but never too late; it is wrong but never too wrong.

難怪活在監獄的人,覺得自己蹲在時間的停滯之中,「像被遺留在錯誤地方的行李一樣。」(村上春樹語)何時起床,何時出倉,何時食早餐,何時去「期數」(工場),何時「行街」(運動),何時返倉,何時熄燈,當然有規有矩,並且嚴格執行,所以在一切有時有序的紀律生活之下,不叫人身體健康起來才怪!(順帶一提,為何紅十字會偏偏忽略了囚友們上佳的血液,不前來搞捐血活動?)

真正叫人有像是乾㿜的殘骸,或脫落的空殻似的,是千篇一律,十年不變的內容 — 三餐的內容、小賣物品名單的內容、工作期數的內容、星期日看電影名單的內容、認可交來物件名單的內容等。先說用餐,早餐是星期一烚豬肉,星期二烚牛肉,星期三烚雞肉,星期四烚豬肉,星期五烚牛肉,星期六烚雞肉,星期日最特別,有蒸牛肉球。至於晚餐,星期一烚雞肉,星期二炸魚,星期三炸魚,星期四烚雞肉,星期五至日都是炸魚。而生果方面,就簡單得多,只有橙橙橙橙橙橙橙,七日如一日都是橙。還有工作期數,第一次犯案者在赤柱監獄之內,只有車衣、洗衣、釘裝、印刷、信封五組選擇,也是十年如一日。注意:不是囚友去選擇,而是被選擇。篇章所限,認可交來物件的名單內容、小賣物品名單內容、星期日看電影的名單內容暫且不提,但已經說明「天變地變唯有懲教署不變」的道理。

廣告

日復日,年復年,一顆不變心本來是件浪漫幸福的事;但應用在囚友的生活之中,就成了夢魘。別以為只有院舍條例和綜援制度廿年沒有檢視,原來懲教署的院所生活內容也不見得與時並進。如果「好奇殺死貓」,那麼「重複悶死人」— 除非「悶」是種更生策略,集懲與教於一身,有實證研究支持,是前人實務智慧的結晶所在;不然的話,重重複複,悶出鳥來的生活內容的副作用可謂不少。

根據人本主義心理學家對人的需求的理解,最有意義的工作,是不斷對大腦的開發,不斷挑戰自己,使自己獲得成長,實現自我價值。相反,從事那重複性和千篇一律的工作,就會使主動思考的能力退化,將原本可以提升的能力停留在較低層面。再講,監獄的重複性工序又令我想起資本主義社會前期的社會型態,透過高度分工來完成社會的作業,美其名是減省人的思考,實際是禁絕人的獨立思考。就像 Ford 汽車將工人高度分工,每人每天只需要重複完成一項工序,工人根本沒有機會也沒需要知道完整的車是什麼模樣。

廣告

顯然,重複工作最終會叫人衍生無聊和厭倦感覺。1986 年,心理學家們推出了無聊傾向性量表(Boredom Proneness Scale),旨在衡量一個人感到無聊的整體傾向。心理學家進行過數據統計,發現人在無聊和厭倦的狀態,往往出現不可預計的嚴重心理健康問題,包括:抑鬱、焦慮、盲目吃零食、飲食失調、吸毒、酗酒、賭博等冒險行為,社交上還會較一般人表現更多的敵意和憤怒的表現。事實上,很多人寧願選擇承受痛苦,也不願體驗無聊。

Viktor E. Frankl 在其《Man’s Search for Meaning》中,以夫子自道的形式,述說自己在集中營歷劫。他認為在「這種隨時隨地提心吊膽、力圖自保的日子,很容易使俘㢚的內在生活倒退成原始狀態。」他稱之為「退化現象」— 精神生活變得更原始、更接近本能的現象。久而久之,集中營的人很怕作決定,也怕主動作任何事情,這是因為他們都強烈地感覺到命運是人的主宰,人不能企圖改變之,只能任由它自然發展所致。

都說赤柱監獄不是集中營,受苦程度根本是雲泥之別。正正因為如此,作為囚友,我才會向「人性化」的管理層有所期許,或者懇求,令監獄生活多一點生命色彩。

 

邵家臻
在囚的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