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耙正」作為監房技術

2019/9/11 — 21:48

懲教署影片截圖

懲教署影片截圖

「因為你喺度,所有嘢都要耙正。」

「耙正」是監房用語,跟「滑石」(番梘)、「拖水」(毛巾)、「擺柳」(小便)、「飲仔」(飲品)、「拖水落樓」(即毛巾不可掛在頸上)、「食妹」(食粥)、「二喱嘢」(小事一椿)、「藍燈籠」(藍色短袖 T 恤)、「睇勝」(睇書)、「槳水」(洗頭水)、「西瓜」(拖鞋)、「摩頂」(剪髮)、「殺到」(長官巡視)、「拜山」(拜訪)等一樣,有讀法有寫法,而且來歷不明但又歷久不衰。「耙正」就是「執正」、「按章辦事」、「沒有斟酌沒有人情」的意思。

別以為「耙正」是句廢話 — 監獄內有規有矩有程序有機制,所有任何人執行規則都沒有分別,所以每個職員、每個時刻、每處地方、每個決定、每次執行都是「耙正」時,而特別煞有介事重申「耙正」,是多此一舉,煩煩氣氣。

廣告

的確有《監獄規則》。《監獄規則》(第 234 章第 25 條)訂立於 1954 年 4 月 15 日,最新的變更為 2015 年,全文有 55 頁,分成七大部分:第一部分為「管治監獄的一般規則」;第二部分為「適用於特定類別囚犯的特別規則」;第三部分為「巡獄太平紳士及監獄訪客」;第四部分為「武力或槍械的使用」;第五部分為「適用於所有人員及受僱於監獄的其他人的紀律條文」;第六部分為「懲教署福利基金」;第七部分為「犯人福利基金」。而每部份再會分門別類,詳列內容,難怪 55 頁的文章有 272 項規則,可謂包羅萬有,十分完備。

問題在於管理成主義。管理主義(Managerialism)的狂飆已經不是今天的事。它生產了很多管理的知識和技術,同時也提供了權力的理性包裝 — 以管理之名掩飾權力的獨裁性和武斷性。甚麼「衡功量值」、「業績考勤」等,從中得益的不是整個機構,不是被管理者(the managed),而是手執管理權力的人。他們從中可以得到更大的合理性、合法性來施展權力技術 — 對誰重手對誰輕手,對誰斟情對誰執正,對誰多給機會對誰機會已盡。

廣告

《監獄規則》涉及五個持份者:囚友、懲教署職員、太平紳士、醫生、專職教士,都有明確的要求和規限。例如對囚友,第 35 條:「每名囚犯均須依照命令,保持其囚室、房間或集體寢室、器皿、書簿和其他派發予其使用的物品,以及其衣物被鋪清潔整齊。」對懲教人員,第 138 條:「以和善及合乎人道的態度對待囚犯;耐心聆聽囚犯提出投訴;在遇有任何囚犯欲會見總懲教主任或監督時,通知總懲教主任;堅定地維持秩序及紀律,和堅定地使用規則的規定及任何高級人員的命令獲得遵守。」至於對太平紳士,第 228 條:「巡獄太平紳士須聆聽囚犯或宿舍舍員意欲向其提出的任何投訴,並就投訴進行調查;巡獄太平紳士須對在醫院留醫的囚犯或宿舍舍員,和被隔離囚禁的囚犯特別注意。」

每當宣稱要「耙正」的嚴肅時候,是指對所有持份者都要「耙正」,還是選擇性招呼某一種持份者?更何況,在「囚友」(規則裡是用「囚犯」)的組別中,按懲教署今天的數字,已有六千多人,要同時「耙正」這六千多人,還是只是某院所、某工場、某班別、某個囚犯而已。

何況,「耙正」是一種情緒政治,製造害怕氣氛來有助管理。它不同於秘密觀察和紀錄,而是故意讓目標知道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進而使「被耙正者」的心理產生恐懼感,以阻止「被耙正者」從事它所不欲的事情或活動。

可能是我,也可能是任何一個囚友,無能為力地掉入那張已經編織好的「恐懼」之網而不能自拔,以致開始對這院所的人,幾乎是所有人,都產生了懷疑,認為保護自己最好的策略,就是不要太明顯地表現出與有關當局的衝突,而自我修正。

「因為你喺度,所以所有嘢都要耙正!阿 Sir 講嘢你明唔明白?」明白。明明白白。

 

邵家臻
在囚的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