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誰「乳」爭「封」

2019/9/18 — 20:54

懲教署影片截圖

懲教署影片截圖

囚友教路,立秋之後,仍見九個太陽的話,這個天文現象,叫做「秋老虎」。我一不留神,遇上意外,被秋老虎咬去兩粒乳頭,救命!

9 月 10 日,如常在早上十一時至十二時到操場運動。阿 Sir 們的語氣比平時急促,動作比平時敏捷,要求我們要趕快着上龜背。對,是赤裸上身但要佩上一件螢光黃、橙、綠的龜背,上面還印上號碼。此特別的安排已經不是第一次。在這四個多月以來,是第二次。上次是因為有女性的助理署長巡視,今次是有女性的太平紳士到訪。阿 Sir 說,要快快着上,遮住乳頭。

有人嫌龜背侷促,有人嫌龜背有味,但不會有人嫌命長,所以都照穿如儀。高矮肥瘦的大男人着出一式一樣一個 size 的龜背跑來跑去,場面的確帶點滑稽,可能在阿 Sir 心目中,囚友真是聽教聽話。

廣告

《裸體日本:混浴、窺看、性意識,一段被極力遮掩的日本近代史》以歷史考掘的方法,梳理日本社會在十八世紀以來對裸體的態度轉變。有最早男男女女都對裸體抱持「冷淡的視線」,更遑論會着內衣內褲,就是到了明治時代,人們依舊不拘小節;在風大的日子走在街上,隨時可以對女性的臀部看得一清二楚。

要做到改弦更張,習慣穿上內褲,要有一系列因素同時出現:(一)明治政府實行對裸體鎮壓的政策;(二)崇洋心態作祟,仿效歐洲告國的穿內褲和乳罩的標準;(三)天災頻繁。日本女性深感身穿和服不僅逃生不便,而且露出身體,相當狼狽。據說在 1932 年,白木屋百貨店發生火災,造成 14 人死亡,約有 130 人受傷,是日本百貨史上的第一件重大災害。

廣告

究其原因,跟沒有穿內褲有關。火災發生時,店員和顧客爭相逃生,拉着繩索和安全帶沿着大樓外牆脫困,但現場女生大多身穿和服,裡頭沒有內褲,大樓下方有許多圍觀群眾,紛紛抬頭往上看。只要和服被掀起,下半身就會被看得光光,因此女性被迫單手按住和服,結果有人直接墜地。自從火災後,好多女性發現還是穿內褲好。

注意,由露體到着內褲是為了解決生活,以致生存的實質問題,而不是為了維持甚麼「禮貌」之類的泛泛之言。對於 9 月 10 日「龜背事件」,我正式向管方提問,而正式回覆是 out of courtesy。問題是,當太平紳士沒有此要求;當女性不介意;當男性露上身是司空見慣的小事;當在運動時赤膊上陣是正常中的正常;當酷熱天氣警告下,「出於禮貌」是何等突兀、多此一舉、反智、僵化、離地到令人失笑。

雖說「禮多人不怪」,但我懷疑這算不算是「禮」,還是一種「神經質」在作祟。甚麼是神經質?不准引入便攜式電動風扇,原因是怕小風扇的摩打可作鑽牆逃獄用;不准閱讀書本時將書角摺作做記號,因為它可以是密碼,跟外界秘密通訊,合謀破壞秩序……不需要心理學家評估和 DSM-5 確認,我們都知道這是捕風捉影,擦槍走火。

神經質患者是個無意識的癮者,不計較常識、常理、常態,還要不斷沉溺,繼續營造那堆很有份量亦很廉價的危機感。癮者沒頭沒腦,手腳不協調,既緊緊張張也鬆鬆散散,隨便一聲驚叫也會搓圓撳扁。苦了神經質癮者,驚恐一升級,就要深呼吸調整自己的靈魂來容納一切,過程很漫長,一百分鐘感覺像二百分鐘……

監房地是個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地方,沒事沒幹也會慢過外面社會十年八載,若有事起來,就更加無語問蒼天。根據監獄規則規定,在囚人士必須到操場運動,在酷熱天氣警告下亦然。如今在規定以外再加碼,要基於「出於禮貌」而加添龜背焗汗,究竟是哪位高人的高見?

我不識抬舉,在大庭廣眾下向巡視中的太平紳士「舉耙」,追問誰「乳」爭「封」?太平紳士講得清楚,這不是他們的要求,亦不知今日穿上龜背是種特別安排。即是說這是懲教署自動自覺的好客之道。以「封乳同路」作為是日精選。都說被監管的人,時間、空間不屬你的,你的身體亦不屬你的,幾時着幾時除也要聽「官」由命。某程度上,你的身體有價,獻上乳頭或蓋上乳頭,觀乎貴客喜好……忽然接通天地線,在 freedom summer 的當下,不如開條戰線,叫 free my nipple!

 

邵家臻
在囚的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