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重慶 Connect

2019/11/9 — 13:52

10 月 20 日九龍遊行,有南亞裔人士於尖沙咀重慶大廈為遊行人士打氣。

10 月 20 日九龍遊行,有南亞裔人士於尖沙咀重慶大廈為遊行人士打氣。

警方噴藍了清真寺後,華裔與少數族裔的港人 connect 起來。家人朋友到重慶大廈吃咖喱,說味道很好,人很友善。

我在獄中,很早已和少數族裔 connect。這裏有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泊爾、蒙古、非洲和南美洲的囚犯,統稱 ON(Other Nations),佔了我監倉幾乎一半的床位。

我第一天進來,許多 ON 便主動前來握手,餐枱面放滿了他們送給我的鮮橙。一位 ON 舉起手臂說:「Hong Kong is Hong Kong, Hong Kong is not China!」我也就一樣振臂高呼。

廣告

第二天早上,我在飯堂掃地,動作太過笨拙,有囚友走過來教我拿掃把的正確姿勢。過後一位 ON 走過來和我說,他們的文化不能接受我這樣有學問的長輩替他們掃地,但因為怕被指破壞規矩,他只能夠帶着歉意袖手旁觀。

在獄中一直感受到大多的少數族裔都很友善。碰面會互相問候近況,訴訴坐監之苦。有些非洲囚友坐了近十年監,日夜想念家人,卻仍關心我是否適應獄中的食物和硬板床。來自南亞的回教徒,祈禱以後,除了彼此用雙手互握外,亦會與我們握手問好。

廣告

我很喜歡看這些回教徒祈禱,時而被他們的敬虔觸動。他們每天祈禱多次,在監倉、工場、飯堂如是。黃昏時分,他們會在監倉清理好一角空間,鋪上氈蓆,一位囚友戴上帽、雙手按着耳朵,唱出一段優美的旋律呼召其他回教囚友過來一起祈禱。這個時候,回教囚友都會到洗手間漱口、清洗臉部和手足,然後跪拜在地氈上一起祈禱。

港人應多了解少數族裔

他們祈禱的時候,港人囚友亦會稍為收斂,降低音量,監倉難得有片刻寧靜。我在歐洲開會,經常會走進教堂默禱,在獄中也想過坐在這些回教徒中間。我向一位 ON 借了他們伊斯蘭教的教義和禮儀書籍來看,知道他們堅信阿拉是獨一的真神,祈禱前清洗身體部位的次序、祈禱時手擺的方向等都有嚴格的規定,我坐在他們中間只會是一種冒犯。

我在法庭上作供時是用基督教宣誓儀式的,到獄中要茹素時報稱自己是佛教徒。作為一個有信仰而無宗教的人,我是相信只要帶着敬虔的心,人類可以通過不同的宗教接觸到上帝。如果不同宗教的信徒在宇宙人生的奧秘前謙虛一點,不以自己掌握了絕對真理的態度去否定別的宗教,人類歷史應該沒那樣血腥。

大家都說不同宗教在香港一直和平共存,其實主要是說基督信仰和伊斯蘭教沒有發生衝突。這可以歸功於一種多元共融的文化,亦可能因為沒有地緣政治的激化(即中東的宗教衝突涉及西方的軍事、政治介入),但更可能是因為少數族裔一直在香港處於半隔絕狀態,與其他港人活在平行時空,沒有真正的融合與衝突。

民陣岑子杰被一群南亞裔人襲擊後,有網民揚言報復的時候,不少 ON 來向我查問,並說只有某族群為中方收買,不關其他南亞裔人的事。後來在重慶大廈外他們的同胞向遊行群眾派水,大家都覺得這種團結感非常讓人鼓舞。

我們如果討厭中國對待新疆人的態度,便應反思自身如何看待少數族裔,了解一下他們面對教育、工作、租屋等問題,欣賞一下他們文化優越之處。畢竟,叫林鄭「講人話」的記者,便是南亞裔的真香港人。

2019 年 11 月 3 日
陳健民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