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6/8/11 — 12:2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曾瑞明】

兩姊妹常互相比較。

上年家姐拿了一個學業獎,放在書架上。妹妹就常把玩獎座,問為何她沒有獎。

廣告

她上年都未入學,怎會有獎?何況入了學,也不是人人有獎吧。

由是,我們就陷入了這種困境︰

廣告

(1)「妹妹,你也能拿到獎的。」拿不到怎辦? (2)「獎項不是很重要。」她就是覺得很重要呀。而且,否定她重視的東西也有反效果。 (3)「如果拿不到,爸媽送一個獎給你吧。」她要的是學校的獎,不是爸媽給的。

XXX

今年,妹妹倒拿了一個服務獎。太太懷疑老師之間有「夾過」,家姐拿了品學兼優獎,不想妹妹在家失望。學校看來也相當細心。那服務獎豈不只是「豬肉獎」?

太太說,去年在家長日,看到枱頭擺滿獎牌給得獎同學,沒有四分三,都有三分二人拿獎!離開課室,就有一對姐妹各自拿住獎牌,家姐說,「CHER,你個係服務獎咋嘛!」

服務獎為何比不上品學兼優獎?有獎了,還是要比較什麼獎?

人真是一種愛比較的動物。

XXX

我跟三歲半的妹妹說,爸爸其實不太喜歡拿獎。

她問︰「點解呀?」

「因為拿獎會有壓力,也會被人限制。」

她看來不明白。

我問她︰「如果你因挖鼻孔而得獎,你會開心嗎?」

「不會,因為個獎會好污糟。」

她大概明白了什麼吧。

 

作者簡介:八十後,兩女之父。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倫理學、政治哲學。現職通識科老師,並與一群老師創辦教育工作關注組,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

發表意見